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冯豆子X尤东东】谁跟你有一腿

沙雕预警/点击收获快乐。

本文又名:爱情始于谣言,止于谣言。

最后:本文豆子不渣,就是性格欠怼,关键时刻很暖的~祝大家食用愉快。




01 

尤东东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和冯豆子传出谣言。 

事情的源头来自于几天前,尤东东刚出自习室,就在楼梯口听到有几个女生说:听说设计系的尤东东和营销系的冯豆子有一腿。 

要说冯豆子这个人,对他尤东东来说就是一个行走的嘴炮,怼天怼地怼自己,从尤东东第一次见他开始,就和他不对盘,好似两人几百年前就是冤家。两人见面就互怼,连周边人都说他俩之间有一种无意识的排斥磁场。 

说来尤东东和冯豆子在各自系都有些名气,平日里人缘还都不错。尤东东是由于学习成绩不错,在学校设计的作业还拿过省级奖,而冯豆子,靠嘴炮响誉整个营销系,成天跑火车,忽悠能力一级强。 

尤东东一脸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女生的身后,“你们造谣什么呢?我跟谁有一腿啊?” 

“营销系的冯豆子啊。”站在人群中心的黄小米如是说。 

尤东东当即眼皮一掀,满脸嫌弃,“不是,你们别瞎说,我,和冯豆子?不可能!” 

“可是营销系那头都说你暗恋冯豆子,尤东东,你就认了吧。” 

“呸,可拉倒吧,我要是也是个强攻。” 

黄小米不想继续和他讨论攻受观,迅速拿出证据,“那你怎么解释前几天晚上你俩夜不归宿的事情,当晚聚餐的人都回来了,就除了你俩。整个营销系都传遍了,你别装不知道,快交代!” 

尤东东一歪头,恍然,过了几秒他又觉得生气,原来是前几天的欢送宴,当天晚上他是喝多了,还是冯豆子把他送到了酒店安顿好,这件事他本来心存感激,谁能料到冯豆子竟然造谣传出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污蔑。 

尤东东心想,好你个冯豆子,竟然敢这么编排你尤爷爷我,你死定了。 

于是尤东东扔下了几个妹子,当即迈进了营销系的大楼找上了冯豆子,他认定是冯豆子故意整他。 

“冯豆子!你给我滚出来。” 




02 

冯豆子刚下了课,还没忙着睡上两分钟,便被旁边的同学摇醒了,说是尤东东找他。 

尤东东?这货今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居然找他? 

冯豆子揉了揉眼睛,一推椅子出了门,发现尤东东站在走廊怒视着他。 

他自认为自己最近没做错什么事,见状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怼,“不是我说你干嘛呢,我才下课没睡上两分钟,困死我了,你存心的吧。” 

“冯豆子,你别和我装傻啊,这件事事关我的清白,不然谁稀罕来找你?”尤东东简直要被气笑了。 

冯豆子摆摆手,“得,您说,说完我好回去补觉。” 

“你以后不许在学校里造谣,说我暗恋你,还跟你有一腿,我嫌害臊。” 

冯豆子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搓了搓耳朵确定自己没听错后,冲着尤东东就是一顿白眼,“不是,你这什么眼神啊,别说我没造谣,就算我要造谣也选别人造谣,你?算了吧。” 

尤东东真的服了,对面这人居然还反咬他一口。 

“这事可是你们营销系传出去的,你别在这给我充二愣子。” 

“尤东东,你可真行啊,这事我都没听说过,要不是你今天找上门,我都不知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来碰瓷的,我果然没认错你啊,你这德行什么时候能改改。” 

“你找削呢是吧!”尤东东被气的连升了两个声调。 

“没您厉害。” 

“你!” 

“铃——铃——”正巧这时上课铃声悠悠的在两人耳边响起。 


“上课铃响了,您请回吧。”冯豆子向他摆出一副此路不通请绕行的手势,尤东东硬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此次商谈无果,气的尤东东又手撕了一堆设计稿,并发誓与冯豆子势不两立。 



03 

冯豆子送走了尤东东,扒在桌子上满面愁容。 

他怎么又得罪了这个祖宗?神啊,放过他吧! 

要说冯豆子第一次见尤东东,是在一年前学校的元旦晚会上,尤东东负责给后台准备道具,冯豆子也被拉来帮忙拉帷幕,当时冯豆子不小心绊了抬道具的尤东东一脚,在后台大吵了起来,从此二人便结下了梁子。 

再后来,两个人同为学生会成员,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来二去就熟了,但见面就吵架的习惯,却一直没变。某学长曾直言说,只要是他俩走在一条马路上,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前一阵子办欢送宴,冯豆子还以为和尤东东的关系暂时缓和,没想到这家伙又送上门来,胡言乱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什么叫他和尤东东有一腿?脑子进水了吧。 

冯豆子想,还真是孽缘。 

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也不像撒谎故意找茬。难不成最近真的有人在传他和尤东东的八卦,这么想着,他拢过左边的一同学,小声问他。 

“诶诶,我问你啊,到底是谁传我和尤东东的八卦呢?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同学一脸嘻嘻哈哈的凑近他,“不应该呀,豆子,要说这当事人不是你吗,你对尤东东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冯豆子垂下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你看他平时一见我就怼的样子,恨不得躲我远远的,要说我和他有一腿,他倒是给我机会啊。” 

“这机会都是靠人争取的,感情多培养不就成了吗,豆子,加油!” 

他被同学郑重其事的拍了拍肩膀,冯豆子恍然,好像觉得是那么回事。 




04 

晚上尤东东又把冯豆子约出来了,冯豆子刚下楼,看见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尤东东站在宿舍下,哆哆嗦嗦的搓着手。 

他忍不住脑内,尤东东整个人缩在衣服里的模样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脑补不到三秒钟,尤东东大老远看见他的绿色羽绒服,便伸出脑袋喊他,“你快点,我冷!” 

冯豆子双手插兜,依旧不慌不忙的走近他。 

“大晚上的约我?说吧,什么事?” 

“还是白天那事,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了,别怪我不客气。” 

“我说你讲不讲理,有你这样的吗?我好心好意送你去酒店,你就这样报答我啊。” 

冯豆子要知道这人反咬一口,还安慰对方什么啊,让尤东东哭死在街头算了,就算他喝到吐血也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可惜尤东东不听他的解释,直接选择摊牌,“冯豆子,这事是从你们营销系传来的,不是你说的,还能是谁说的,你少给我装。” 

“哎哟,这六月都要飘雪花了,你就算对我有意见,你也不能这么埋汰我吧,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传绯闻?我可是直男。” 

“切,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尤东东忍无可忍,给冯豆子下了战术。 

“你要是输了,你就得给我宿舍送一个月的洗脚水,并且澄清这是谣言!” 

“行啊,你要是输了,在你的条件上再附加三个月的早饭,还要你亲自送到我宿舍楼下。”冯豆子也毫不服输。 

“我怎么看你是在占我便宜啊?!”尤东东反应了一下,发现不对劲。 

“那我不管,战术可是你下的,不许反悔。” 

尤东东闻言一噎,只好咬牙道,“一言为定。” 



05 

两人比赛的内容是一个月内看谁先找到女朋友。 

对此尤东东信心满满,他怎么样也比那个满嘴跑火车整天绿棉袄的冯豆子形象好吧,而且他可是设计系的高材生,五讲四美好青年,怎么想他也觉得自己赢定了。 

接下来就是疯狂约会,尤东东试图和妹子们进行深层次的感情交流,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的确,别看尤东东平时站在冯豆子面前特能逞强,换了其他妹子立马变身战斗力为零的小弱鸡,说话也唯唯诺诺的。 

他暗骂自己没出息,陷入怀疑人生的时候,黄小米拍拍他的肩膀说,冯豆子早就找到女朋友了,让他干脆认输算了。 

尤东东不服气,他哪点比冯豆子条件差了,他不信邪。 

于是他又连续约会了一个月,相信总有妹子能看上他。 









尤东东主动认输了,原因是每个妹子拒绝他的理由通通只有一个:你太基了。 

尤东东真的欲哭无泪,这种体质也不能怪他啊。

眼看着赌约的时间就要到了,他想了想提出了主动认输,心想如果他主动认输,冯豆子会不会从轻饶了他。 

他拨通了电话,那头嘟嘟两声后接通了,对方的相当客气的问他干嘛呀? 

“……喂,我输了,那个……之前说的赌约什么时候开始兑现?” 

“那多不好意思,赌约就免了吧,但是澄清还是要澄清的,你等着啊。” 

冯豆子表现的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差点没把尤东东感动哭。 

“那行我就先挂了,还有事。”说着,对面先挂断了电话。 


尤东东放下了手机,一时心情复杂,他被冯豆子的仗义感动到不知所措,他决定冯豆子以后就是他最好的兄弟,真金不换的那种。 


但是尤东东千防万防,却没防到冯豆子这一招。 


第二天,冯豆子向全校表示:我要澄清这不是谣言,我和尤东东的确有一腿。 



正文完 




【小番外】 

时间倒流,回到一个月前学生会欢送宴的时候,那天尤东东情绪异常激动,不负众望地喝醉了。 

学长学姐担心尤东东出事,示意冯豆子带尤东东早点回学校休息,冯豆子一拍大腿:得,又摊上这个麻烦精了。 

尤东东不胜酒力,醉醺醺的在路边转了半圈后在花坛旁吐了,好半晌才安静下来,面无表情的蹲在花坛旁。 

冯豆子刚想拉他一把,对方往后一仰,差点头栽进土里,冯豆子心想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尤东东听不见冯豆子心里的碎碎念,突然冒出一句。 

“冯豆子,我想唱K。” 

“唱什么啊,咱回家。”冯豆子心想这人的确喝醉了不清醒。 

“冯豆子,我想去蹦迪。” 

“蹦什么迪啊,就你这细胳膊细腿。” 

“……我就想去,你带我去。”尤东东双手傍上冯豆子的胳膊,开启无敌耍赖模式。 

“好好好,下次带你去,现在你赶紧给我起来。” 

他说罢伸手去捞身下的人,尤东东依旧蹲在花坛旁,开始还安安静静不作声,最后渐渐泣不成声,冯豆子有些不知所措,本想说些什么,却也闭了嘴,脱了外套搭在尤东东肩上。 

“他,他,为什么要骗我呢?明明是我的稿子,他为什么要偷呢?” 

冯豆子一怔,回想起前几天似乎是听说了设计系的抄袭事件,不过一直没实锤,他也只知道是他们系的,却不知道主人公是尤东东,不过这事儿不论摊上谁,谁都觉得憋屈。 

尤东东哭的伤心,料是冯豆子平时和他对嘴,嚷嚷着红了脖子也没见他这般模样过。 

想到这他不禁捏紧了拳头,“是谁?我去找他算帐!” 

“不关你事。”尤东东伸手抹了一下脸,泪水开始新一轮的决堤。 

冯豆子火气上头了,朝尤东东吼道,“怎么不关我事,你给我听好了,你,尤东东,这辈子只能被我欺负,别人甭想。” 

被冯豆子这一番话震撼到的尤东东,顿时瞪着红红的眼睛,嘟囔道,“什么歪理。” 

冯豆子:“就是你听到的这个理。” 

尤东东垂下头吐了口酒气,半晌后小声地问道。 

“你说真的吗?去算帐。” 

冯豆子拍拍胸脯保证道,“大丈夫一言九鼎,那还能有假。” 

尤东东闻言立即扑了上来,破涕大笑,“背我。” 

冯豆子见状也笑,然后乖乖弯下背,示意尤东东扒上去,“好勒,走着。” 



-完- 

恭喜豆子喜提一只尤东东!hhhhhh

评论(16)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