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花无谢X裴文德】纵马轻歌-01

设定:逃婚驸马二花X锦衣卫小裴 

预警:无敌狗血傻白甜就是我 

我真的超喜欢这对,甜的仿佛不要钱 




01 

三月里,边关传回了花大将军大败敌国的消息。 

届时朝野欢腾,皇帝龙颜大悦,一拍板封了花大将军为侯,赏银三千金,并赐婚于倾城公主与花家二子花无谢。 

花无谢自小得花家宠爱,生得又好,倾城公主是皇帝最喜欢的女儿,太后听了这婚事也觉得满意,便和皇帝商量着拟了旨送去了花家。 

于是,皇上和太后给花无谢赐婚的消息没过一个时辰便传遍了京城。 

此时的花府,大哥花满天扶着花祖母前来他的房内,便听着里面传来花无谢的声音。 

“我不娶公主!”

“胡闹!你当公主是路边摊,想不要就不要?”花夫人此时也在房内,指着他鼻子骂道。 

“您看您自己都承认了!” 

花祖母一边垂泪一边劝,“无谢,你要为整个花家着想啊,这旨也下了,不能抗旨不遵啊。” 

花无谢闻言眼皮一翻,“明明是爹打的胜仗,怎么不让爹娶,我与公主一面没见过,怎知她生的是美是丑,还是歪瓜裂枣。” 

“你个兔崽子,是不是欠抽了!”花夫人闻言顿时瞪眼,鸡毛掸子上手就准备抽自家的皮猴子。 

“娘娘娘,我说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别生气!”花无谢一边躲闪着一边向花夫人求饶,直到花满天出手拦着才没扒了他一层皮。 

花无谢讨好的咧嘴一笑,“多谢大哥。” 

花满天叹了口气,朝另二人道,“娘,祖母,无谢这是一时间没接受,咱们让他一个人待会儿吧,没准明天就想开了。” 

花无谢连连点头,好半天才把花夫人和祖母哄出了屋。 

送走了几人,花无谢在房间来回渡步,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开始收拾行李,预备逃婚。 

他就不信,天大地大,还没有他花无谢的容身之处吗? 

当晚花无谢收拾包袱出了城,第二天早上花家人发现花无谢不见的时候时辰已晚,已经寻不到人了。 

闹得又是满城风雨。 



02 

京郊外,山路杳无人烟。花无谢悠闲地骑着马,嘴里还衔着一根草。 

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娶公主,娶公主不如浪迹天涯,青山绿水总有属于自己的下半生,何必把自己困在笼子里,折磨两个人一辈子多么不好,这么想着,他觉得这次逃婚意义更甚。 

过了半响,马儿也累了,撒开蹄子不走了,花无谢挥了几鞭子后也累了,从包袱里掏出了干粮,他仔细瞧了眼行装,这次他逃婚出来随身带的钱财不多,还得少花费些。 

也千万别遇上什么劫匪流匪,他心想。 

忽然前方出现了几个手持大刀的劫匪,这下花无谢慌乱了,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识相点的就把东西交出来!”其中一人恶狠狠道。 

花无谢拉着马缰就要跑路,马儿没力气的嘶吼着,一丁点也不听话,眼看着劫匪就要提刀而来,花无谢急的冷汗直下,腿也软了几分。 

忽而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他就听到几声惨叫,那几个劫匪手一软丢了刀,倒在路边不起。 

花无谢抬头看过去,来人一身暗红飞鱼服,负身背剑,动作潇洒,此时背着身看不清相貌。 

花无谢下了马,用讨好的语气凑上前,“多谢官爷出手之恩。” 

“不用谢。”裴文德收剑入鞘,淡淡道,“我刚办案回京,顺手而已。” 

“既然劫匪已经被捕,你也可以走了。” 

“等等,官爷!先别走!”花无谢伸手一抓裴文德的袖口,开口道。 

“还有什么事吗?”裴文德看向自己的袖子,示意对方松手。 

“我,我饿了。”花无谢嘎嘎嘴。 

裴文德:“……” 

花无谢硬着头皮跟在裴文德身后,左右试探,“诶诶诶!官爷,你就让我跟着你吧,你看这山路危机四伏,总不好丢我一个人在这。” 

裴文德叹了口气,无奈道,“跟上吧。” 

于是乎,花少爷的逃婚之路从此踏上旅程。 



03 

客栈内 

花无谢吃饱喝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笑眯眯地道,“感谢官爷救命之恩,不知官爷尊姓大名。” 

“裴文德。”他语气依旧不盐不淡地。 

“在下名叫无谢。”花无谢一拱手,却只字不提他姓花。 

裴文德喝了一口茶,神色渐深,“你的名字和京城花家二公子的名字倒是有几分相似。” 

花无谢心虚地笑了笑,“诶?那,那真是巧了,你瞧我都被劫匪抢成那般模样,怎么可能是花家的人。” 

“这倒是。”裴文德点点头,不疑有他,心想花家二少爷怎么可能会独自一人跑到郊外,着实稀奇。 

见裴文德放下怀疑,花无谢松了口气。 

不过他又想到,这天下之大,他无依无靠,花家又不能回,他又能去哪呢,回了京城,肯定立马被抓回府成亲,绝无可能。 

下一秒,他的眼神落在面前的裴文德身上,忽而眼前一亮。 

对面的裴文德摸摸鼻子,转头问他,“你盯着我做什么?” 

花无谢嘿嘿一笑,双手合十,眼巴巴道,“官爷求收留!” 



04 

花家此时乱成了一锅粥,府里上下一个个气都不敢喘。 

早上花无谢房里的小厮急急忙忙地踩着步子向花满天说二少爷不见了的时候,花夫人差点气昏了头,花祖母直接哭晕了过去,接着就是府里府外上下四处找人。 

掌管马厩的小厮说是二少爷晚上趁自己打嗑睡的时候骑走了一匹马,醒来才发现马不见了。 

花无谢房里的小厮和掌管马厩的小厮通通被一顿痛骂。 

这时花祖母还没醒,府里上下被集中在会堂里,花夫人坐在上位,严肃地道,“二少爷不见了这件事你们一个都不许说出去,知道吗?” 

底下人一应回答“是。” 

花夫人揉揉额,她倒是没想到花无谢这个一次没出过远门的少爷居然为了逃避赐婚做出这么一番事来。 

果然是长大了,不中留了。 

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怎样应付圣旨这件要命的事。 

“现在无谢没回府之前,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尤其不能传到圣上耳朵里。”花夫人冷静的说。 

“不能明着搜寻,也不能报官,岂不是面面受阻。”又有人道。 

花夫人思前想后,还是做下决定,唤了小厮让他亲自去跑一趟,“去,把消息私下交给京兆尹大人,让他帮忙。”



05

裴文德当真觉得自己捡了个麻烦鬼,明明是路见不平,想着萍水相逢是缘,请顿便饭也就散了,不想对方明摆着赖上他似的,怎么甩也甩不开。 

“小裴,带我去你府上吧,我会很乖的。” 

花无谢从客栈一路小跑跟着裴文德,一边跑一边在裴文德耳边念叨,“大江南北,我都跟着你,我不怕苦的。” 

裴文德提着剑停下了脚步,后头的花无谢后脚就撞到了他身上,只听裴文德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忧愁,他说。 

“……你少念叨我就可以了。” 

 

——tbc—— 

这个故事人物关系和花谢花飞花满天以及缉妖法海传有很大出入,大家不用太在意啦! 

主要中心任务在搞花裴啊2333求你们吃一口花裴吧!超甜的!Orz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