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白亮】捱过流年

是凤桃,点梗 

01 

武陵仙君自诩未到天庭之前,乃是人间第一风流散仙,脚踏万丈红尘,偏曾不想一个差念误入仙途,自此被关在天宫日日求而不得,天帝闲他闹腾,把他丢进桃花源,方得清净。 

武陵仙君好不快活,窝在桃花源中养了一圈羊,闲来无事酿酿酒,哄得天界众仙家纷纷夸他手艺,也只找得出王母的琼浆玉液能与之媲美。 

此外,仙君不仅酿酒技术一流,还喜欢睡懒觉。 

是日,院前的小仙童急匆匆地踩着步子向后院传话,“仙君!仙君!凤君来啦!快别睡了!” 

被扰了清醒的仙君闻言迷糊的睁了眼,“凤君,他来做什么?嗝~” 

“凤君奉天帝旨意,前来给各仙家送瑶池宴的帖子!” 

“与我何干,喝酒!” 

天界剑仙凤君前往武陵桃源,在后院旁的躺椅上找到了大名鼎鼎武陵仙君,就是这般场景。 

桃花灼灼,落絮飘了满身,仙君抱着酒坛子醉的一塌糊涂。 

倒是应了仙界众人所说的“三千浮尘,唯有这株尝尽人间百苦”的潇洒释然。 

不过仙君卖相着实不雅,哈喇子流了一脸。 

凤君秉承着仙界条例,没上手掀了他的酒坛子,“我来给仙君送瑶池宴的拜帖。” 

仙君依旧抱着酒坛子不撒手,抹了一把脸,“哪里来的小仙,生的这样美。” 

仙君身边的小仙童听完脸色都变了,跺了一下脚,“仙君,快别说了!” 

众目睽睽之下,武陵仙君拿起桃花扇朝凤君下巴轻轻一挑,而后又像醉酒似的往躺椅上一靠,睡着了。 

可谁知他是真睡还是装睡,凤君也没付诸实践,直接气的带天兵们出了桃花源的界域。 

花絮之下,武陵仙君缓缓睁开了眼。 

他把一朵桃花握在手心后,又轻轻闭上眼。 

风流韵事传的快,没过两盏茶的功夫,凤君被武陵仙君调戏的八卦在整个天庭都传遍了。 

天庭皆知,凤君乃凤族第一人,仙君竟然当着众天兵的面欺负他,害他闹红了脸,这算是撕破面子了,回到凌霄殿,凤君直接上奏天帝,再也不踏进桃花源半步。

天帝问他缘由,凤君支支吾吾了半天,没个结论,天帝挥挥袖子拒绝了他的请求,还命他和武陵仙君结个善缘。

凤君当场没挂住脸,羞愤而逃。 

两人第二回相见,是凤族长老勒令凤君找出他命理中的人,凤君硬着头皮去桃花源拜访,因为武陵仙君掌着整个三界的姻缘,不求他,还能求谁? 

“我这桃源姻缘线千千万万,要找?可别找我,方才喝了酒,施法不太精,万一把小凤君的姻缘搅和了,那可是本君的罪过。” 

被叫做“小凤君”的凤凰炸了毛,拎着青莲剑没处撒气,又是满脸通红的跑了。 

再后闹得最鸡飞狗跳的一回,武陵仙君他老人家趁着凤君办公事不注意,一个法术把他绑去了凡间,有仙家把事情告到天帝面前,天帝装病不见客,天庭一时间流言蜚语。 

02 

凤君还不明所以,醒来便发现仙君他老人家绑着自己坐在屋脊上,懒洋洋地品着酒。 

“醒了?小凤君,喝酒。”说着一抹嘴把手里的半坛酒塞进他怀里。 

凤君盯着那坛酒看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仙君三番五次这般作为,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凤君气怒,堂堂天界武陵仙君竟然乘人之危,连用捆仙绳这种手段他也使得出来。 

“今日是人间的七夕节,我是好心,想邀凤君一同来嘛,小仙在这赔个不是。”仙君眨眨眼睛,讨好般地看着小凤凰。 

凤君瞅着他,哑然,朝屋下集市看去,此时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灯,人群熙攘,车水马龙不息,入眼处尽是火树银花。灯火辉煌处,他恍惚觉得自己在雕栏玉砌的瑶池仙境,又仿佛在海底龙宫游走,总之,不似在人间。 

然而,这仍是人间。 

仙君这个老流氓,天界的自由自在他不在乎,人世间的地老天荒他偏生信了十分。 

他拉着凤君的袖子,朝万家灯火指了个方向。

“那时我还是个位分低的散仙,就在这片桃子林收善缘,我待了上千年,本来也不想位列仙班,可是没法,林子被一把天火烧了个干净,我没护住它。” 

仔细想想也是,他这上万年来想护什么一样都没护住,反到最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原来万年前还有一个傻瓜愿意给自己拼命,却不想落了个灰飞烟灭的结局,连让他能回报的机会都没有。 

武陵仙君拉着凤君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凤君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句,“我护着你。” 


03 

刚回了天庭,仙君便被天帝唤走一番“教训”,留下凤君独自回到凤族神伤。 

天帝指着他的鼻子,气不打一出来,“你还真是个痴情种,看来是天劫的罪没受够。” 

“那哪成啊,他一天没记起来,我就不能白受罪。”

 

“可是仙体能重塑,魂却不能,三界之中,还无一个成功的。” 

“你怎知我不是第一个。” 

“你简直不听劝!” 

“是,我是不听劝,可我活了这上万年,就剩下这么一个值得掏心掏肺的人了,哪怕是要我的命,我也得给。” 

天帝见他如此,也不好多言,只好挥挥袖子示意他退下。 

万年前,凤君替仙君私下受了天劫,丢了仙骨碎了魂魄,整个人消失在了三界之中,仙君不死心,寻遍三界,甚至亲自跑了地府,终于找到了可行的方法:焚心易魂。 

简直说,燃烧人的心,来召回地府魂灵。 

如果要召回万年修为的凤君,也只能用相等修为的心脏,整个天庭,也就一个武陵仙君活了上万年。 

天帝起初也是反对,无奈武陵仙君倔的和驴似的,根本拦不住。 

于是仙君历经千辛万苦才重塑了凤君的仙体,也不知是眷顾还是可怜,这具仙体重塑的时候,意外的召回了一魂一魄,可记忆却重新破土,再也没有以前那些了。 

后来在天帝和凤族长老的联合安排下,终于制造了二人能见面的法子。 

再有,就是之前那一系列可笑的流言蜚语,仙君原来不想凤君能记起来,就想着千千万万年过去了,有他陪在身边就好。 

凤君就这样过上了被仙君这个老流氓处处调戏的日子,着实可怜,直到凤君这个老凤凰想起来的时候,也一概不承认从前的自己。 

不过对于老流氓燃烧自己的心脏来帮他重塑仙身这件事,他还是发了怒火的,当天,他便提着青莲剑闯入桃花源,差点把姻缘树上的红线都给砍乱了。 

看见武陵仙君悠哉悠哉地躺在树上,他脸色蓦地一沉,“你赶紧把这破桃核拿回去,我不稀罕。” 

“我把心交给你,可没让你还,不管你稀不稀罕。”仙君不讲理,对这么大火气的凤君视若无睹。 

“还有老凤凰,我的心是桃核,反正来年还能长回来,你急什么?” 

“老凤凰”:…… 

凤君把仙君整个捞起来放在躺椅上,忧心的说道,“你怎么搞的一身是伤。” 

“这不都是……还你的。” 

凤君闻言噤声,随后又问,“你的伤怎么样了,让我瞧瞧。” 

仙君一撩衣摆,十分凛然,嘴上却说反话,“看归看,别动手动脚的,多大年纪了。” 

老凤凰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了万年后的心上人,养成了比他还厚的脸皮。 

-fin-


以下是以前写了一点关于团皮的故事,放在一起送给白亮。 

【温柔渡你】

“第一次见到李白是什么时候呢?” 

是什么时候呢?诸葛亮重复了一遍问题,此时面对电竞八卦记者的提问依然谈笑自如。 

是在训练室,他坐在电脑前喝葡萄汁。他说。 

那个时候的李白还只是毛头小子,训练营的小家伙们都皮的上天,诸葛亮作为前辈去给他们提供技术指导,一眼就看到这个不乖顺的家伙在训练室喝果汁,一边和隔壁的孙尚香有说有笑。 

那个时候训练室明令禁止带饭菜和零食进去。 

后来诸葛亮单独给他增加了一个小时的单人训练,并且全程盯着他,这件事在李白成为战队的正式成员后还被正主不停挂出来卖无辜,说来好笑,这件事倒成为了cp党爬墙白亮的理由之一。 

“这么说来诸葛队长和李白以前关系不好吗?” 

没有不好,相反我们关系很好。诸葛亮眼神有些飘远,自那次不算友好的初次见面后,李白还经常会约他一起出门,有时他还会偷偷溜进他们战队宿舍送宵夜,李白虽然还不是正式队员,但在训练营上下混的熟,没人拦的住。 

诸葛亮也不清楚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发展成这条线的,对他而言,李白是后辈,虽然只小他两岁,但在电竞这行两年足以拉开差距,也许二十岁会是李白的当打岁月,但诸葛亮就已经要准备退出主力培养下一任接班。 

他们还会有几年的并肩作战呢?也许未来已经帮他作出了选择。 

“有想过退役后做些什么呢,听说战队有意让你做教练,电竞总部也邀请过你去从事工作。” 

大概会去旅行吧。诸葛亮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他十八岁接任队长之任的时候曾想象过往后的日子会在什么环境,电竞吃的是青春饭,再好的选手也只有几年的黄金时间,时间一晃,该回家的回家,要说工作,从事和目前游戏有关的职业再好不过。 

“为什么呢?电竞总部的工作可不好争取啊。” 

是因为,一个约定。诸葛亮轻笑,没有多说。 

一个和他的约定。 

因为这个约定他决定抛开其他杂念,放手拼一把。 

李白站在棚外等着他,见诸葛亮出来笑着勾上他的肩膀。 

“怎么样啊队长,你没说我什么坏话吧。” 

诸葛亮无奈的看向他,“没有。” 

“那就对了,毕竟是自家的亲队长啊!” 

不等诸葛亮回话,他又说,“对了,队长,之前答应我的条件可不许反悔啊!你说的,今年七夕要陪我过。” 

诸葛亮点头,他一向对李白有求必应,不论是比赛上还是私下里。 

李白伸了个懒腰,长吁一口气感叹道,“这么一晃队长你都快要退役了,还真是舍不得。” 

诸葛亮不置可否,一看手表轻笑,“去吃饭吗,快中午了。” 

“好啊,就去上次去的那家,他家的菜你不是很喜欢吗?”说着打开了手机地图找路线。 

诸葛亮侧过头,感到他的温暖,伸手过去覆盖住他的手。  

“听你的。”

-end-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