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白亮】泛滥之交

监狱abo设定,注意避雷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 

01 

诸葛亮被命令调到地下岛的时候他还在总局听着老头在会议上碎碎念,转眼一张调职手续被签上局长的大名,命他前去地下岛任职。 

他捏着手里的那份资料问对面的周瑜,有些不明所以。 

“总局的意思是要我去收拾地下岛那个烂摊子?” 

地下岛是个郊区监狱,这几年由于监狱重罪犯人的增多,总局又疏于管理,内里一片混乱,局长早就想进行一番改制了,只是没想成这个重任落在他的头上。 

“这些年地下岛缺乏政府的管制,比较乱,总局派你去也是相信你的能力,好好干,局长说了,做好了就给你升职。” 

周瑜拍了拍他的肩,接着又幸灾乐祸的说道,“正好你离职,这下总算没人和我抢业绩了,兄弟一路走好哈。” 

诸葛亮不语,看着地下岛的信息介绍眯着眼。 

“听说地下岛那里犯人几乎都是alpha,你记得把抑制剂带上,不过说到这我得顺口提一句,这么些年你都没个固定伴侣,不嫌寂寞?工作压力这么大不得回家泡个温柔乡啊。” 

“我又不是你。”诸葛亮看了看他说。 

“工作狂,我倒要看看是哪路神仙收了你!”周瑜还在叫嚣着。 

诸葛亮闻言直接松开了他的手,朝办公桌走去,简单收拾了一番,他找来纸箱,把一些工作文件放了进去。 

想起周瑜的话,他顿了顿,连带着抽屉那瓶omega抑制剂一起搁进去。 

02 

汽车行驶了近五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诸葛亮抱着箱子下了车,顺便把四周观望了一遍。

 

地下岛的构造极为巧妙,设计者大约是个执拗的强迫症,整个建筑密不透风,监控遍布。最外层是电子防护网,一旦触动整个监狱都会知道,所以别说是犯子,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诸葛亮盯着迎接他的一大帮人,个个武装待命,其中一个狱警上前接过他手里的纸箱随后深深鞠了一躬。 

“诸葛警官,请跟我来。” 

随后他被带到办公室。 

狱警放下纸箱,掀开窗帘露出室内的一角。 

“在您来到地下岛之前,这里一直疏于管理,犯子们日渐嚣张,赌博杀人袭警是这里的日常,以至于总局没人敢来接手,咱们的日子过的也是十分辛苦。” 

狱警说着走到桌前,将监狱的鸟瞰图递给他,诸葛亮顺手接过来看,果然是个坚固的牢笼。 

“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狱警和犯子们泾渭分明,互相不犯河水,您若是要插手,恐怕有些难度。”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地下岛,您要记住千万不要去招惹一个人。” 

诸葛亮扬起了眉,等待狱警的下文。 

那狱警预备开口,却被外头的一声叫喊塞回了肚子。

一个小狱警急急忙忙地奔向诸葛亮的办公室。 

“诸葛警官,不好了,有犯人打起来了。” 

他来新岗位报道还不达一个钟头,居然就有人挑事。

 

诸葛亮眉头一皱,“在哪,带我去。” 

引起混乱的主角是一位长相昳丽的alpha,众人赶到时,他正站在操场的中央拎着一个壮汉的脖子,对方满身是血,一条腿软塌塌的拖在水泥地上。不止如此,他的身边还躺着七八个被打伤的犯人。 

诸葛亮给他铐上手铐的时候,他还一脸无辜事无关己的模样。 

这位Alpha先生被请到审讯室,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接着坐到椅子上。 

诸葛亮翻开手里的入狱档案,“为什么打伤他们?” 

“能先帮我把这个勒死人的东西打开么?我不太舒服。”他的眼神落在手腕的那只手铐上,同时示意着坐在他对面的诸葛亮。 

诸葛亮向身旁的狱警点了点头,那狱警有些不放心的问,“可是sir,他……” 

“打开。”诸葛亮眯起眼。 

“是。” 

诸葛亮双手搭到膝盖上,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现在你可以交代了。” 

那人揉了揉发红的手腕,闻言笑了,“警官先生,你知道地下岛有个规矩吗?” 

那个行为轻佻的男人看着诸葛亮淡定的姿势,缓缓地开口。 

“看来你并不了解,今天地下岛一共新入了七十个犯子,其中的十六个已经死了,而他们的死亡原因是因为袭警或者是私人恩怨,与我无关,至于剩下的通通都在宿舍乖乖睡觉。” 

“至于我出面这件事,那就更不能降罪给我了,这是总局的警官先生们拜托我帮这个忙,调教这些不听话的新人,你不会有意见吧。” 

接着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强迫的架势,“对了,我叫李白,sir,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诸葛亮沉默了几秒,又说,“你来这里多久了。” 

“嗯……三年吧。”李白低头想了想。 

“那既然我来了,这个任务就应该转手了,你说是吗?” 

“当然,听你的。” 

诸葛亮将手搁在桌上,不时敲击着桌面,“你的眼神好像在对我表示不满?” 

“有吗?我巴不得甩掉这个烂摊子,每天一群人在耳边叽叽喳喳,很伤脑细胞的。”李白摆摆手。 

“希望如此。” 

“现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吗,sir?”李白眨眨眼,等着诸葛亮的指令。 

诸葛亮点点头,随后李白像来时一样打着哈欠走出审讯室,坦坦荡荡。 

诸葛亮目送他的身影离去,接着将手里的入狱档案又翻开一页,叹了口气。 

03 

地下岛是个孤立在郊区的监狱,名为地下之岛自然是建立在阴暗潮湿的泥土下,它的存在即意味着没有光明,即使是再厉害的犯人也插翅难逃。因此关押在这里的几乎全是触犯了重罪判了死刑的犯子,有些还是政府已经无法管制特地送来的。 

它是天堂的阳光之下,也是地狱的怒火源头。 

地下岛的人以此向外界介绍这座封闭囚笼。 

李白是站在地下岛至高点的号召者,没有人知道他是何背景,只知道他是杀了人进来的。他比监狱任何一个Alpha都要强大,无人质疑,反对的人早已成为他踏过高位的尸骨,永久的埋在王座下。至于狱警,他们还要靠李白整治地下岛调皮的犯子们,自然噤声不语。久而久之,这座囚笼早已在这位不知来向的Alpha手里执行着他的规则。 

地下岛的规矩就是李白,这是每个犯人都奉行的宗旨。

 

诸葛亮捧着茶杯听着身边的狱警向自己阐述李白在地下岛的伟大事迹,眯了眯眼睛。 

看来地下岛的麻烦还真是不少,首当其冲的就是李白这个大麻烦。 

04 

地下岛的犯人们都知道最近监狱调来了一位厉害的长官,叫诸葛亮。 

第一天他整顿犯人们放风的时候就有几个不知死活的Alpha冲过防护网想找事,可惜被电棒狠狠教训了一番。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两个体形大的Alpha还把诸葛亮身边的狱警打了一顿。 

诸葛亮站在阶梯上眯起眼,看向远处坐在高台的始作俑者。

 

李白从不规矩的穿着囚衣,他搭着一件白衬衫被光线沐浴,配上那张脸,锋芒毕露。 

地下岛没有阳光,诸葛亮想,若是他这样的模样,在阳光下又不知是怎样的风景。 

只见李白跳下高台,向他走来,“抱歉,sir,我没有出手造成这样的局面,只是昨天你吩咐过我,这种事情现在交由你来接手了。” 

诸葛亮听到他轻佻的语气,有些生气。 

“你很无聊吗?” 

“无聊倒谈不上,就是最近有些犯酒瘾,脾气不太好。”

 

“那你继续受着吧。” 

诸葛亮转过身决定不理他,吩咐着身旁的狱警叫来狱医把几个受伤的人抬去医务室,接而抬脚离开。 

“再会啊sir!”李白笑着吹了个口哨。 

诸葛亮装作没听见加快了脚步。 

李白笑意更深了。 

一边的小弟见到此景满脸谄媚问他,“白哥,您这是在钓凯子啊?” 

李白闻言冷了脸,“你很无聊吗?” 

说罢他双手放进裤兜朝着诸葛亮的反方向走去,伸了个懒腰。 

留下一脸呆滞的犯子们面面相觑。 

05 

诸葛亮第三次见到这个大麻烦是在地下岛的一个夜晚。

 

狱警和犯人们都是两栋楼分开住的,东西各自不相干,地下岛的夜晚气氛森然,狱警们一般晚上都会点一盏灯才不会觉得发冷,犯人们倒是无所谓,毕竟他们习惯了黑暗。

 

诸葛亮不知怎样去欢迎这个大半夜闯入自己房间的不速之客,他有些无语。 

“……” 

“有事吗?” 

李白笑着钻进房间,他转了一圈后,果断选择坐在诸葛亮的床上,还用手拍了拍床板。 

“宿舍太闷了,我出来透个气,可惜地下岛没什么好看的,连只母蚊子都没有,想来想去还是来找你说说话。” 

诸葛亮此时只想赶他下床,“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不要这么无情嘛。”李白摆摆手。 

“……你想说什么,我还有事。” 

“帮我个忙,好吗?”他语气里满是恳求。 

诸葛亮嗤笑,眼里满是若无其事,“你可是个大麻烦,帮助你有什么好处吗?” 

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会,一本正经的说道,“嗯……卖身怎么样?” 

诸葛亮抽了抽嘴角,扶额,“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吧。” 

“我的酒瘾犯了,可地下岛又没有好酒喝,听说你们每周都会出狱釆买,不如帮我顺几瓶whisky吧。” 


06 

诸葛亮的发情期到了。 

这是来地下岛的第一个月,在这之前他的发情期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他的身体构造和其他omega不同,因为常年累月的体能训练让他的发情时间极不稳定,这点他比谁都清楚。 

克制是他作为omega所独有的特质,通常他只需要一瓶抑制剂再忍一个晚上就会恢复如初。 

诸葛亮握着手里的抑制剂,颤动着手打开了玻璃塞,结果一个用力整瓶抑制剂摔碎在了地板上。 

他的身体软塌下来,额头还渗着汗珠,黑暗中突然有个人从身后抱住了他,令他一怔。 

是个Alpha,诸葛亮感到他身上充满了法兰绒的信息素,轻佻的很。 

“……是你?”诸葛亮试探地问。 

“想不到你是个omega,我还以为你会是Alpha。”李白笑着说。 

“你有意见么?” 

“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像诸葛警官这样的人,更适合做个Alpha。” 

“在你看来,我是个什么人?” 

李白的指腹擦过他的唇角,缓缓地说,“嗯……固执,聪明,不过却很可爱。” 

可爱…… 

诸葛亮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评价他。 

他喘息着口气又问,“你怎么会来?” 

“我来找你拿药,我的易感期快到了,不过现在看来你的状态不太好,需要我帮忙吗?”李白盯着他的脖颈,是腺体所在地。 

李白眯了眯眼。 

没等诸葛亮回答李白便一口咬上腺体,顺势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他的信息素是好闻的法兰绒,在昏暗的角落内像是催逼着诸葛亮向他迎合,诸葛亮被咬的有些痛,接着不受控制的伸手在他的背上狠狠一挠。 

李白蹙眉,加重了嘴上的力度。 

信息素在空气中慢慢地交融在一起,缓解了诸葛亮之前不舒服的状况,诸葛亮的眼神渐渐清明,接着他推开了身后的人。 

“你越规了。” 

他的语气分明在划清界限。 

李白一怔,见状笑出了声,“收回前面的话,像诸葛警官这么甜的人,还是做个omega更好。” 

随后他松开诸葛亮的腰,将自己衬衫上的纹路整理好,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房门。 

直到李白的背影逐渐离去诸葛亮才想起来,他的易感期到了为什么不去找狱医怎么反而来了自己的房间。 

被耍了,诸葛亮恍然。 

07 

诸葛亮想不通那个夜晚李白为什么会来到自己的房间。 

是出于什么目的,还是单纯感知到他信息素的不稳定,来搭把手做个好人。 

不论是何原因,都让诸葛亮觉得这个人很危险,居然悄无声息的就潜入了自己的房间,还…… 

他伸手抚上自己的脖颈处,有一处痕迹明显的牙印。 

临时标记。 

他突然神色恍惚起来。 

总局的会议是两个月例行一次,诸葛亮拿着最新的资料前去赴会,局长在会议的最后一刻交代他留下来。 

局长接过诸葛亮递来的资料,拿笔签上名字,“最近地下岛的情况怎么样?” 

“除去几个在狱里带点的组织,一切都还算正常,在监狱的防犯措施上我们也在努力修缮,以降低狱内斗殴袭警和越狱指数。”诸葛亮垂下眼,如实报告。 

局长点点头,“嗯……好,李白呢?” 

“……暂时不清楚,他……很难看透。”诸葛亮低着头,适当的斟酌着语言。 

“不怪你,这么多年连我们也摸不透他的底子。” 

局长低声说着,下一句话却令诸葛亮后背直接冒出了冷汗。 

“他必然不会乖乖做囚犯,既然这样找个时间,除掉他吧。” 

听到这话,诸葛亮瞬间掐了呼吸般,手指间有些粘热。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他不能让李白死,不论是出于公私,这人都不能死。 

08 

最后一次在地下岛看到李白的时候,李白正在防护网内朝外看,发着呆。 

诸葛亮的脚步很轻,可却没瞒过李白的耳朵。 

他穿着那件破洞白衬衫,夜风吹过衣摆的时候,倒不像是个恶劣的犯子,反而像是个纯良的大学生。 

诸葛亮走过李白的身边和他并齐,问他,“我一直有个困惑,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解答?” 

“说来听听。”李白歪歪头。 

“……你是谁?” 

李白嗤笑出声,“怎么,你们的入狱档案上没有写吗?”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 

李白闻言沉默了几分钟,他在操场上独步踢着小石子,接着朝诸葛亮笑着挑眉,“我啊,孤家寡人一个,怎么,诸葛警官要来陪我吗?” 

诸葛亮噤声,转过身走到防护网边。 

他的手指避开监控在盲区敲打了几下。 

李白的目光跟着闪烁,是摩斯密码。 

快逃。 

诸葛亮知道他这是看懂自己的信号了,淡定的做完这一切他踡起手指,若无其事地看向李白的脸。 

“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李白撩起头发,接着笑了,“晚安sir,祝你好梦。” 

09 

凌晨的时候,地下岛发生了一场席卷整个区域的风暴。 

作为监狱的第一重犯李白越狱了,这事连巡夜的狱警都没察觉,还是早上放哨的时候才发现人不在了。 

诸葛亮派人搜寻了整个地下岛都没发现李白的影子,一个小时后他立即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总局,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局长传来的讯息表示先震压地下岛犯子们的异常举动,再分出人手去搜察李白的踪迹,其余的事则交给总局处理,让他别忧心。 

监狱里的犯子们之前一直畏惧李白的存在不敢放肆,自从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监狱陷入了狂欢,宛如得利的小人爬上了高台。 

没过几天地下岛就乱了,但是几个小时后又恢复了平静,诸葛亮一打听,是监狱新的头子韩信代替了李白的位置,当上了地下岛的首席老大。 

看来地下岛已经默认这种封建立王的制度了,诸葛亮和局长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对方沉默了几分钟后表示了同意,毕竟猫捉老鼠的游戏从不是一日成功的。 

诸葛亮闻言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出于地下岛规则的照旧遵循还是李白逃走的侥幸心理。 

10 

五个月后 

李白没被抓回来,但却上了总局的最高通缉名单。 

诸葛亮因此被调回总局,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围剿某个军火贩组织的大头,诸葛亮摸到他们交易武器的点,埋伏了一队人在旁边。 

诸葛亮拔出别在腰间的枪,等到对方的交易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命令小队冲了进去。 

直到里面的人感觉不对劲,火光冲天间,首先是带头执剑的人立即踹了门拐进树林,诸葛亮见状追赶出去。 

不知跑了多远,前方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诸葛亮迅速掏出枪,对面的人刚巧转过身来,朝他放下了剑。 

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他喃喃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找你啊。”那个人笑着说道,并向他走来。 

诸葛亮一怔,对方已经牵起他的手。 

李白在他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心形的图案。 

“试试看,这一次你能不能逃走。” 

-end- 

写完了~脑壳疼,手痒作死写了这么多。 

注:关于白哥,是个私贩军火组织的领头羊,至于被关进地下岛是出于潜伏,不得以藏在监狱装犯子,四处骚扰诸葛警官也是因为想收集某些被警方抓住的把柄,比如他三番两次的闯入诸葛的房间,实际上是在做一些小动作。 

白哥察觉到了总局的恶意,本来也打算逃走的,没成想诸葛警官给了自己提示,让他对这个人更感兴趣了。 

最后自然是总局又摸到了白哥的底细,不过是白哥故意引来诸葛警官所做的假象,毕竟媳妇最重要2333 

唯一的败笔大概是后面写着写着就烂尾了(闭嘴 

评论(14)

热度(231)

  1. 心無外物蒜蓉烤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