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白亮】soulmate

设定:杀手夫夫,固定任务搭档 

预警: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切勿当真ooc 

00 

某个寒冬,李白从咖啡厅出来朝花店走去,街上寒风冷飕飕地吹着。 

他身上穿着一件清爽的黑色皮革外套,脚上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露出优雅修长的腿。 

李白捧着一大束似红丝绒的新鲜玫瑰,凑近仔细嗅着花香。

 

很美,配得上他调皮的小野猫。 

01 

开了门,李白发现他的小野猫正窝在沙发中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嘴里喝着的似乎是刚从冰柜拿出的酸奶,穿着宽松睡衣,一副慵懒模样。 

“这么快,得手了?”李白问他。 

“我要的蛋糕呢。” 

李白将手中的巧克力蛋糕放在茶几上,顺势在花束中抽出一支没带刺的红玫瑰凑到诸葛亮跟前,“宝贝。” 

诸葛亮叼着牛奶盒子,幽怨的眼神瞥过来,“给我蛋糕。”

 

他从清晨出门执行任务到现在还没来得及解决早餐,早已饿得头脑发昏,偏偏眼前的人还有闲情逸致调逗他。 

李白瘪嘴,伸手将巧克力蛋糕拿过来,“亲我一口就给你。” 

诸葛亮:“哦。”说罢他将唇贴近李白的脸颊,作势吻上去,却又一个转身将李白手中的巧克力蛋糕夺了下来。 

李白万万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无奈的摇摇头。 

只见诸葛亮拎着蛋糕去了另一边沙发,李白踏着步子跟了上去。头顶是一盏雪亮的罩灯,李白伸手环住身下人的腰,拨起他的睡衣下摆,接着轻轻地在他的脸颊印上一个吻。 

“宝贝,明天杀谁。” 

诸葛亮转了转眼珠,无所谓地说,“看心情。” 

“碎片大厦的那个老鬼怎么样。”李白笑。 

“好主意。” 

02 

忘了介绍他们的名字,李白和诸葛亮,杀手界的旗帜与标杆。 

如果说在行动中诸葛亮永远是隐匿在黑暗中的枪口,向敌人的脑袋开枪,一狙必中;那么李白则是引蛇出洞的鱼饵,诱敌深入诸葛亮的狙击范围。 

他们是配合十分默契的灵魂搭档,任务结果从不会让客户失望。他们是一些权力高层的人士青睐的杀手,也是令政客们闻风丧胆的恶魔。 

李白拿着手上的照片资料,一边向诸葛亮介绍。 

“麦克,42岁,常居碎片大厦,手里捏有与议会不利的重要资料。目前身下有一妻一子,与妻子关系恶劣,在外私养了一个貌美的小情人。” 

“而他包养的小情人经常出入这家酒吧。”李白作思索状,“我们得想办法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老麦克办公室的通行证。” 

诸葛亮抱着双臂,向他投去一个无辜的眼神,李白立即会意,不满地摊开手。 

“宝贝你舍得吗?让我去勾引那个女人。” 

诸葛亮斜眼看着他,“呵呵,敢碰她你就死定了。” 

李白顺手解开衬衫上的头三粒纽扣,轻佻的将头发撩到头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进酒吧,果真看见酒吧的吧台上坐着一位小鸟依人的女人,角落则有两名保镖负责保护小情妇的安全。 

酒吧灯光晃眼,李白和诸葛亮分开行动,诸葛亮负责搞定女人的保镖,李白则将女人迷昏,再神不知鬼不觉带走。 

和诸葛亮分别后,李白朝吧台的酒保要了两杯低浓度的酒,同时从口袋拿出了一粒胶囊,他伸手捻碎了胶囊将粉末洒在女人的酒杯中,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他朝女人的方向走近,友好的向她微笑,“有约吗,见你坐了好久。” 

女人脸一红,忙道,“没,没有的。” 

“介意我陪您吗,美丽的客人。”他勾起唇角,声音在喧嚣中令听觉发烫。 

接着他转过身将两杯早已变质的酒递给那个漂亮的女人,摇动手中晃着酒光的玻璃杯,“要喝一杯吗?”

 

男人的声音甜腻的如同毒药,在炙热的气氛中使人呼吸窒息。 

女人犹豫的咬着唇,麦克曾告诉过她不能喝陌生人送上门的酒,否则很容易中圈套,她的眼神落在酒吧的角落处,麦克为她安排的保镖此时正注意着她这边的情况。 

只喝一点点没关系的吧。 

最终她没能抵抗住诱惑,颤巍巍地伸出了手,“Of course.” 

最后她在昏迷之前只看见男人朝她露出了一个恶劣微笑,随后一阵温柔的声音流入耳膜。 

“祝您做个好梦。” 

03 

碎片大厦 

拿到通行证一切方便了许多,麦克为这个女人设置了很多权限,仅凭此他们很快便来到了麦克的办公室。 

显然麦克还没有来到办公室,他们只能伺机等候行动。

 

“宝贝,我们从哪杀进去呢?”李白蹲在房间一角,境况十分窘困。 

诸葛亮啧了一声,向李白伸手,“枪给我。” 

闻言李白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不是吧宝贝,这次你要保护我?” 

“呵,哪次不是我保护你?”诸葛亮嗤笑。 

李白瘪瘪嘴,刚想解释,突然听到门锁的响动,诸葛亮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唇。 

“行动。”诸葛亮点头示意。 

房间里的麦克正在连线打着电话,脾气暴戾地发火。 

就在刚刚,他得知了在外的小情人失踪了,原因暂且不明。 

“该死!”他爆起粗口,气冲冲的挂掉了电话。 

到底是谁?他明明将她藏的这么隐秘,这样想着,他准备拨通秘书的电话查明原因。 

就在这时,他的后脑勺突然顶上一个硬物,他猛的怔了怔。 

枪口正幽幽地对着他的后脑勺,麦克只觉得他的冷汗直冒快要沾湿他的黑西装。 

诸葛亮伸手将他手中的手机拿了下来丢给角落的李白,“存放会议资料的钥匙在哪?” 

“是你们!”麦克怒吼。 

这样熟悉的暗杀手法,也只有青莲和绝代能够办到,麦克捏紧了拳,刚想按下手边的紧急呼叫系统,李白便立即将他的手钳制住。 

“不要挣扎啦,你的小情人现在还在我们手里,不想让你家的疯婆子早点知道的话,劝你还是乖乖交出钥匙为好。” 

“你们把她怎么了!” 

李白拍了拍手上无形的灰尘,勾唇笑了,“不用担心,我只是让她做了个美梦而已。” 

麦克眉心一跳,暗叫可恶,他在外养小情妇的事绝不能让他家中的婆娘知道,否则一定会和自己闹得天翻地覆。 

“钥匙在我胸口的口袋里。”他咬牙说道。 

“真乖。” 

李白伸手拿过钥匙,得意地将它揣进了口袋,接着朝诸葛亮抛过一个眼神:可以杀了。 

诸葛亮点头,迅速将枪子敲进麦克的脑袋,男人还来不及挣扎脑后便溅起一滩血水。李白连忙将保险柜里的资料信息匆匆取了出来。罢了将自带的汽油泼洒了整个办公室,再掏出口袋的打火机,扔了出去。 

巨大的火焰顿时喷射开来,席卷了整个房间。见状李白拽着诸葛亮就向外跑。 

火花冲天,热浪瞬间吞没了大厦,两人在玻璃爆破中拉过对方的手嘻笑出逃。 

04 

两人从碎片大厦下来,站上伦敦塔桥,迎着风声大笑。 

李白带了一瓶whisky,诸葛亮拿过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 

身下是塔桥,诸葛亮拽着李白的领带,倒退着走。他吹着口哨,醉意没有褪去,慢慢的踏着步子。 

桥上刮着凉风,泰晤士河岸上翱翔着白色海鸥。 

忽的诸葛亮脚下一滑向前摔去,李白赶紧上前抱住诸葛亮,伦敦刚下了雨,此时塔桥又湿又滑,两个人都没站稳,一起滚到了栏杆处。 

“吻我。”诸葛亮撅嘴吐纳了一口酒气。 

李白瞧他醉眼惺忪,恶作剧般狠狠地压在他的唇上,诸葛亮喘着气,顺势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口中疯狂索取。 

身后是桥架的锁链,泰晤士河面上激起一滩涟漪。两人吻的起劲,诸葛亮享受地闭上眼睛,一条腿悬在索链上,碰不到地。 

他们总是爱做这样捉弄人的事,事后一把火,毫不留情。比如诸葛亮喜欢从碎片大厦的高楼上将英镑洋洋洒洒地抛进泰晤士河;李白爱收藏各种花样的名酒,家里的藏酒柜摆得满满当当,每当周末就旋转在舞池醉生梦死。 

05 

你以为势均力敌吗?抱歉。 

我们不是肉体动物,我们只是soulmate. 

-fin- 

叨叨一下:首先这是个很冷的题材,白亮性格也都是那种小坏类型的,作为杀手,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是私设(!!!故事中关于烧毁碎片大厦什么的都是虚构……切勿当真! 

码字的时候就在想这样坏坏的性格会不会很撩,如果不能太接受的话,请自觉避雷吧Orz,最后希望大家喜欢www

评论(1)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