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陆池】蜚蜚

上次说的破镜重圆,私设很多,一发完。

既然官方oe了,那我就来…调剂调剂。

一大盆狗血即将来袭, Are you ready?




00

我厌恶,听这是是非非。

到最尾,决定盲目爱你。

01

凌晨两点,酒吧这个时候分明打烊了,却依旧亮着暧昧的灯光,一堆警察进进出出包围了整个店,在潮湿的夜里显得慌乱纷呈。

如果这时陆离没有遇到池震的话。

窗外其实还在淅淅漓漓的下着雨,爬山虎绿油油地滴着水,和室内的世界一分为二,此刻陆离周边都是甜腻的香水和呛人的烟气,迷乱的光线照射进自己的眼睛,直到他快分辨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

只见池震喝尽了酒杯中的苹果汁,在昏黄的闪光灯中走过来。

陆离有一丝慌乱。

他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再见到池震,或者说以什么身份,嫌疑人?旧情人?

慌乱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池震带着一贯应酬的笑容迎了上来,打破了沉默。

“不好意思警官,这是我的店面,有什么事得罪你们了吗?”

陆离只觉大梦初醒,震耳欲聋的音乐立即从四面八方涌来,再对上池震眼睛的时候,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池震试探性的又问,“警官?”

这时鸡蛋仔拍了拍陆离的肩,终于把人的神智拉了回来。然后向池震解释道,“我们接到通知,现在怀疑你们这里窝藏了嫌疑人,请你配合。”

“没问题,各位警官尽管搜,我池某人绝不包藏任何一个犯人。”池震漫不经心的把眼神从陆离身上移开,摆了摆手,友好地作出欢迎。

接着一批警察涌进各个角落,开始进行搜查,很快便有了结果。

“报告,没有发现任何犯人踪迹。”

检查结果似乎在池震预料之内,他的动作十分从容,仍是挂着笑。

只有陆离绷紧神情,似乎想在对面人的脸上看出什么花儿来。

“收队。”


02

陆离是最后走的,站在冷冽的风中,他在等某个人。

接着池震从黑暗里走出来,看见陆离的背影,有一瞬间的惊讶,而后佯装热情似的打招呼。

“陆队长,还不走?”

“在等你。”

陆离语气十分笃定。

倒是池震又是一怔,他挠挠头说,“等我?”

“你。”

池震恍然,便也不再装傻充愣,唤了一声对方。

“陆离。”

久违的再见使两人都恍如隔世,就连陆离也有些手足无措。

“我没想到你还在桦城。”

当初池震整个就和人间蒸发一样,陆离这几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之前他以为对方是去了国外继续学习,却没想到今天再见到他时是在一家酒吧,还是老板。

“混口饭吃而已,店也不是我的,帮朋友打理。”

池震轻笑,仿佛看透了陆离心中所想,回答道。

陆离点头,话题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间诸多感触涌上心头。

“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人总是会变的,谁还能一直保持初心停滞不前呢。”

陆离凝视着池震,情绪不停的翻涌着。

这人似乎变了很多,从外表的穿着和打扮再到那双眼睛,藏着的东西他已经看不透了,像是一堵墙横在两人之间。

“你说的对,人的确都会变。”

池震看他眉头紧锁,一双眼睛紧盯着自己,不禁有些尴尬。

“咳,好不容易见面就不要这么伤感了,来来我们加个微信,从前那个号码我换了,以后就打这个吧。”

他伸手扬了扬手机,示意对方,陆离一阵恍惚,说,“我没换过,还…是以前的。”

倒是池震又是一阵尴尬,握着手机的掌心浸着冷汗。

时间滴滴嗒嗒的流逝着,在对方的注视下池震佯装看了看表,接着不失礼貌的挥挥手。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有空再见。”

接着提起脚步走向黑漆漆的巷口,没有回头。

陆离看着池震的背影远去,渐渐化成了一团黑点,直到自己看不见了为止,此刻落在地面冰凉的月光和往常无甚不同,内心却咚咚作响。


03

遇见池震那会,陆离刚升职了刑侦大队的队长,前局长和楚刀被他接连送走,所有的情绪排山倒海似的压倒了他,那会儿他又犯了臆想症,这病是之前他在大学的时候被诊断出来的,除了亲近的人,没几个人知道,当然犯病后果是很可怕的,程度轻的时候把自己关在黑幽幽的房间里一个人安静待会就好了,程度重的时候连自己干过什么都不清楚。

他和池震就是在这时候搞上了。

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

陆离掐灭了一支烟。

他在这场烟草制作的梦境中,忆起了当年的亲吻,和独属某个人的味道,或者那人身上如今还留着自己赠送给他的特殊印记。

他原想,这支花是不能结果的,它成型于畸形,灌溉的是病态,早该被埋藏在经年的烂泥之下,和那段时光一起无疾而终。

可这人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陈年往事一起摊在他的眼前,他又该如何去面对呢?

就连喜没喜欢过,他的方向都不太明确。

其实也是喜欢过的吧,即便往事落了灰尘,也想再梦回他。


04

看着手机屏幕陆离发送来的信息,池震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接着他迷茫的丢了手机躺在床上,拿起枕头就把自己脑袋塞在里面。

现在想想他和陆离的初遇真是一场戏剧化的开端。

刚毕业不久的池震意外和陆离厮混到一块去了,那时候池震在外头接案子要养他老娘,大大小小的都接,后来就因为委托人的原因认识了陆离,至于怎么搞到一张床上的,池震原来不晓得。

后来才知道陆离有臆想症,那晚病情发作硬是拖着滚了床单,当时他也没把持住,硬生生被陆离压了一个晚上。

后来陆离结了婚,他也因为被委托人连累吊销了律师资格证,没了吃饭的本事,他像个傻子一样在桦城逃窜,做尽了坏事,最后凭着从前那点本事得了道上人的赏识,给了几个表面门店打理,背后洗钱。

而后每天过着灯红酒绿却担惊受怕的日子,这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像掉进了污秽的染缸,一点点被黑色渗透,再也不会回去了。

他更以为不会再和陆离有任何牵扯了,却原来命运弄人。

一场意外,他的地下酒吧被一伙警察查封了,紧接着一只自称是桦城刑侦局副局长的貔貅,拿着他妈和过世姐姐的死亡真相作为要挟,让他去取陆离的命。

“这个酒吧你可以继续开着,下周我会安排他过来,到时就看你的了。”

池震实在退无可退了,他这前半生中最放不下两件事,一件事是他姐姐的死,一件事是和陆离有了交集。

这下要他为了另一件放不下的事去和陆离见面,他做不到,可他又不能不做。

他挣扎着从昏睡中醒来,拿起手机回复。



05

池震从没来过陆离的家。

从前见面最多的地方也就是法庭和警察局,就连那次厮混也都是在酒吧的包厢。

他也从来没想到自己还有勇气出现在这里。

拎着手上带的见面礼,池震按响了门铃。

里头的脚步声近了,池震硬生生手里沁出一层汗,此刻他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门从里头开了,来人却不是陆离。

“阿,阿姨?”

“是阿离的朋友吧,不巧了,他还在上班呢,要不进来坐坐?正好一起吃个晚饭。”

和蔼的妇人十分客气着向他打招呼,还不等他拒绝顺手将他迎进门,池震一拍脑袋,他倒是忘了,这个时间点陆离估计还在刑侦队上班呢,对方又不是自己这样的闲散游民。

池震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刚想问陆母关于陆离的事情,突然眼神落在客厅的一张照片上。

陆母,小时候的陆离,还有陆子鸣。

时针指向六点钟,陆离回来了,他一进屋便见到了池震。

“说好我去接你,怎么自己来了?”

池震轻松的笑了笑,“今天店里没什么事,想着也是无聊嘛,我就提前来了。”

陆母也插话,“阿离,好容易有了朋友来咱们家,别怠慢了。”

陆离点头,“知道了,妈。”

陆母还有事要忙,不能陪他,然后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这时池震开始找话题,“照片照的不错啊,一家三口都在。”

那是之前池震在客厅打量到的照片,一张全家福。

陆离眼神一冷,明摆着是不想说,静默了几秒钟觉得气氛不大对,池震原想岔开话题,又听他说,“我大一的时候,他杀了人,后来进去了。”

这下轮到池震一怔,那个杀掉的人就是他姐姐吗?

可陆离不认识池雯,自然也不知道她是池震的姐姐。

他心中顿时泛起一阵波澜,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没听你提起过啊。”

“没什么好提的,或者你想听杀人犯儿子的自述?”

“你讨厌…他吗?”

陆离不说话,比刚才沉默的更久了,池震自觉问错了话,尬笑着又说。

“嫂子怎么样?”

陆离怔了怔,垂下眼睫,“离了。”

“可惜,来,喝杯茶吧。”他给陆离倒了一杯,茶叶漂浮在水面上,冒着雾气。

“总是问我,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我?你是指事业家庭还是感情方面啊?”

陆离没说话,池震恍然,“挺好啊,事业家庭都不错,至于感情…缘分够了自然会遇上吧。”

“那…之前为什么走?”

正巧陆母这时从厨房伸头出来,笑盈盈的说道。

“小池,来尝尝阿姨的手艺啊,有油焖虾呢。”

这下正好给了池震下台阶的机会,他摆着一张笑脸迎上去端菜,“好嘞阿姨!”

陆离看着他的背影如鲠在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晚饭过后,天色已经不早,陆母又留了池震说了一会儿话,陆离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样子,主动要求带池震回家。

“我送你回去。”

池震没上他自己的车,默许了陆离将自己带回去。


06

池震的家距陆离这边至少有十几里路程,还是有点远的,等陆离停完车发现副驾驶里的人已经快睡着了,他把池震扶进房,顺势丢上床。

准备到客厅里倒杯水,手不经意的被人拉住。

“别走。”

这样的触碰,惹得陆离心底生出些淡淡的情愫来。

他是在留他?

陆离扳过他的双肩,一个重力不稳,便将来人压在床上。

心中的隐藏许久的火苗自然而然的燃烧起来。

其实池震是醒着的。

池震自觉逃不过陆离的手掌心了,握紧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陆离握着枪的手上粗糙的茧子,他想抽回手却始终抵不过对方的力气。

池震一瞬间觉得自己梦见了他认识陆离那段时间,他才刚毕业不久,没谈情说爱过,陆离就这样闯进他的生活,即使两人站在对立面,他也忍不住想靠近他,后来他如愿了。

那一夜他们把骨血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就像现在这样。

只是此刻两人都是清醒的,在痛苦中拥抱着爱意,陆离轻轻将他的嘴巴撬开,落下一个纯粹的吻,他们厮磨纠缠,分享彼此,在欲流里醉生梦死。

如果池震还是从前的池震,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接受。

可现在池震只觉得陆离就是个疯子。

在这段关系中他始终保持着上位,自己就像猎物,对方只需一颗子弹就能降服他,长久以往只会让他忘掉自己是谁。

枕头下意外的有些硌,池震伸手一摸,触碰到了一截冰凉的东西,那东西他熟悉的很,是枪。

此时枪就在枕头下,他可以将对方一击毙命。

杀了陆离,他就可以解脱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痛的下不了手。

此刻陆离将他翻过身,在耳廓旁轻喘着气,“在想什么。”

池震腰一软,几乎都要从了对方,然而他的精神一直在克制,他妄图推开陆离,“陆离,别这样。”

“叫我离。”

接着他的声音被吞没。

坠入了深海中。


07

第二天早上池震起晚了,陆离醒的早,还从外头带了艇仔粥和虾饺。

陆离看着池震的睡颜,渐渐同记忆里那张干净的脸重合起来。

池震当年离开的时候没有当面和他打招呼,只留下了一条短信。

陆离收到那条短信是在凌晨里,芭蕉叶被豆大的雨滴肆意地砸着,他看见池震告诉自己他已经离开了桦城,再也不回来了。

其实那天夜里,池震穿着衣服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时他已经醒了,他一向浅眠,可能也是因为很久都没有睡过如此安稳的觉了,后来陆离又沉沉的睡去了。

不想他再也没有见到池震。

他应该解释的,从第一次见面,再到那个酒后的晚上,他统统都记得,不知道池震从哪儿听说是因为他的臆想症发作才有了那一系列的事情,后来这人换了号码他又打不通,像人间蒸发一样。

那你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是因为我吗?

陆离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

“叮咚——”

这时地面有声音叮咚一响,将陆离的思绪瞬间拉回现实。

是池震的手机,大约是昨晚太过激烈的原因导致它还躺在地面上。

陆离将它捡起来。

屏幕还在亮着 ,一条短信转进来。

“事情办完了吗?我的耐心不多了。”

陆离皱紧了眉。

这个来信人的号码…怎么会是董令其的?他和池震有什么瞒着他的事情吗?

“陆离。”

这时背后传来池震的声音,轻轻地喊了他的名字。

“你在干什么?”


08

“你认识董令其?”陆离转身,措不及防的对上池震有些慌乱的眼神,“你在帮他做事?”

“不用你管。”池震上前,夺下他手中的手机。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只是在利用你。”

池震不作声。

陆离拧起眉继续说,“我很早就怀疑他和局长楚刀的死有关,你不必…或者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

池震快要被气笑了,“如果说我要你的命呢。”

“那我就给你。”他穿过池震,将枕头下那把枪拿在手里,转身又递给池震,“昨晚你不就想杀了我吗?”

陆离迎着他将胸膛对准了枪口, “试试看,一枪打死我。” 

他轻声说道。 

偏偏他这副样子,池震最下不了手。

“你知道我下不了手。”池震躲闪着眼神,顺手将手中的枪扔掉,“你走吧。”

陆离低下了眸子,“对不起。”

接着他转身开门离开,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

陆离走后,池震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烦躁的挠挠头。

他感到困顿与迷茫,直到现在他的手还在颤抖。

为什么下不了手呢?

“姐,我该怎么办。”

他喃喃自语道。

接着他回了对方一条短信,他决定搞清楚个中原因。


09

第二天,池震决定一个人去赴一场约,池震从床下拿出他的枪,灌满了子弹,独自出了门。

天色还早,只是经过长时间的雨水后,有种说不出的阴郁,池震捏紧了口袋中冰冷的枪支,踏上了这场旅程。

上了天台,董令其早早的坐在桌边等着他,神志自如的品尝着咖啡。

“陆离呢?你杀了吗?”

池震站到他背后,一双眼睛几乎要把他的脑袋盯出一个洞来。

“我没有杀他。”

“池震,看来你是真不在乎你的家人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好呢?”

“我是来杀你的。”池震手里拿着枪,一双眼睛透着冷冽的光。“你才是凶手,所有人都被你虚伪的皮囊骗了。”

倒是董令其神色如常,甚至笑了出来。

“就算我是,你敢开枪吗?”

池震把枪上了膛,不甘示弱的说,“我敢。”

“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和我谈话,是谁给你的机会?不要自讨苦吃,不如你跟了我,怎么样?”

“呵,不可能。”

池震说完这话,董令其敛了敛眉头,阴鸷之气立现,“那么,你就去下地狱吧。”

这会儿天边迎来了久违的一丝阳光,像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你以为警察都不带枪的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接着一把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脑。

“干掉他。”

一声令下,周边出现了一批马仔,飞快地踢掉了他手里的枪,接着将他整个控制起来,董令其哈哈笑着走到他的身边。

“池震,你很聪明,不过还是太嫩了点。”

池震被迫按在地上跪倒,拼命的咬着牙。

“我姐姐根本不是陆离的父亲杀的吧,你在骗我!”

“当然不是陆离父亲杀的,陆子鸣不过是替罪羊而已。看在我挺喜欢你的份上,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的姐姐,是我派人杀的,还有张局和楚刀,他们一个个都该死,本来陆离也应该是我亲自送他上路,不过看到你们互相残杀,岂不是更有趣。”董令其看着虚弱的池震,渐渐笑出声音,“我知道你舍不得,那我就亲自去了结他。”

“姐姐……为什么要杀姐姐?”

“她有了我的孩子,当然不能留下,可惜了,我还挺喜欢你姐姐的。”

池震听到这话几乎作呕,头脑一阵昏眩,同时胃内痉挛的他快要吐出来,他虽然一开始就料到了姐姐的死是这个家伙一手造成的,却没想到个中原因如此恶心。

董令其似乎很满意他现在的表现,还在往详细里说。

不可以,让这家伙活着。

池震几乎是用尽了身体的全部力气挣脱掉了身边的马仔,颤抖着手将之前碰撞到一旁的枪握紧,最后黑黝黝的枪口朝笑的猖狂的董令其对准。

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他想。

随后枪声划破天际,子弹穿过刺骨的风,精准的让面前的身影倒下,一切伴随着血花凋零戛然而止。

天色清明,乌云渐渐散去,刺眼的阳光照进天台。


10

陆离自从那日从池震家出来后,一连几日在刑侦局加班。

董令其被杀的消息传来时,他同鸡蛋仔还在研究案件报告,立即被通知赶往现场。

接着他看见了另一个十分熟悉的人。

“池震?”

那个人完整的站在他面前,衣服上还依稀看出一点血污,于是陆离问,“怎么回事?”

“他身边的马仔杀的人。”

“那你呢?”

“我是人质。”

他这就是在说谎了。

池震也知道自己的谎言说得不是很溜,假装扬了扬唇。

“那你会抓我吗?陆警官?”





=_=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就这样叭!!【不是,本来是se,还是控制了自己发刀的手,强行oe烂尾,还是舍不得虐我cp~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