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陆池】也许他知道

#一个狗血复活失忆后续#

#小虐阿离#

#只要你把池震放在心上,他会回来的#



00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黑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东野圭吾


01

陆离站在人群的角落,昏暗逼仄,他看着发言台上的男人意气风发,连忙皱紧眉头掐了支烟。

他从前有个老朋友兼搭档,死在了一个深秋里,在无人知道的列车中,那时满手都是那家伙的血,他一向脾气不大好,没心疼过谁,当时却没了知觉一样,觉得灵魂都被那人带进了沟。

现在台上那个男人和他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念着演讲词,挂着澳门首席律师的牌子,同池震的风格迥异,不同的是他不记得他曾在桦城生活过的日子,甚至说,他大概除了脸之外和那人无甚相同。

他还是太想他了。

明明池震已经离开三年了。

陆离盯着那人的脸出了神,站在台上的人眼神不知怎么的又落在他身上,饶有兴趣的将话题指向他。

“这位先生,您对我的演讲有什么高见吗?”

陆离愣了一下,突然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来。

“哦,没有,你说的…很好。”他向那人点点头,一瞬间觉得鼻头很酸,忙退场去。

这场演讲其实还未进行到三分之一,他却急急忙忙关上大门。

陆离眼底早已红透,他也没想到受邀参与演讲会遇到这场意外,脚步跌跌撞撞,害怕别人看破他的窘迫。


却突然撞上了一个人,文件资料洒了一地,陆离连忙道歉,结果又是一怔。

“是你?”

那个曾经在池震身边干过活的女孩,似乎叫做索菲。

女孩躲闪着眼神将一地的文件捡起,匆匆忙忙的想要跑走。

陆离心下一惊,急忙上前拉住她,厉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孩力气不如他,挣扎半天后无果,只好捧着文件夹沉默不语。

“你在这,那这里面的又是?”

池震。

陆离心下如同鼓点,转过身就想去询问真相,却被女孩扯住了衣服。

她的质问也如同一泼冷水。

她说:他死过一次还不够吗?不要再伤害他了。


02

他的确后悔。

当初池震为了给他顶罪去自首,意外又被杀害,死的时候连一个人都不在身边,第二天被发现时早已没了呼吸,之前那人还和他调笑着,转眼却三年过去。

那些画面好像还历历在目。

甚至于曾经那个未果的吻。


“他既然不想再记起你,那就请你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了,他很累了。”

这是索菲哭着求他的话,当时他和池震只有一墙之隔,却从未觉得自己这样想去见一个人。

但他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说:好


陆离想,他实在没有理由去逼迫池震去记起从前的生活。那样破碎的生活,身边任何一个人都承受不住,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池震,实在太自私了。

如果可以这样看着他好好的生活,也挺好。

至少,他还活着不是吗?



03

索菲听着台上的人演讲完毕,气氛瞬间到达高潮,掌声迭起。她也同周围的人一起鼓起掌来,直到池震下了台来找她。

在这小段时间,她想起三年前的往事。

那个午夜,是她将这人在生死线外拉了回来,之后在医院进行抢救,几乎是耗尽了她的家底,后来池震醒来,却记不得从前的事了,但是没关系,即使是他不记得,她也会甘之如饴的跟在他身后

像以前一样。


她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池震,现在是澳门赫赫有名的律师,收敛起了原本痛苦的表情。

倒是池震笑了笑,见她脸色不好忙问,“怎么了?”

索菲摇头,把手中的文件夹递给他,“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这边池震不了解,只了然的点点头,“那就好,免得旁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没有,真的没事。”

她一连否认池震也不好再问,只好岔开话题。

“对了,下周我会去一趟桦城,你就在待在澳门好了。”

索菲闻言一惊,“你要去桦城?”

“临时顾问,在桦城警察局。”

他的语气同平时无二,只是说完这话他看见索菲的颜色比刚才还难看。


04

池震被调进桦城警察局不过是这一周后的事。

作为临时顾问,不会待太长时间。他从澳门出发,带着行李箱,一路颠簸后到达了桦城。

除了顾问的工作,还得和有名的桦城警察局副局长见上一面。

他早在澳门便听过陆离的大名,桦城警校迄今为止的第一名,年纪轻轻升了副局长,前途无量。

不过早年在岗位时死过两个搭档,性格也不是好相与的人。

死过搭档…池震差点惊出冷汗,只希望自己能在这位陆局手下不要死的太难看。

不过他这次只是去做暂时的顾问,大约不会同陆离打太多照面,主要接待他的还是另一位刑侦队长。


池震从机场出口搭上车,预备去临时住处,桦城这地方他意外的熟悉,看着窗外移动的风景,顺手打开自己的酒壶。

非常奇怪,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随身携带酒壶这个习惯,还总是将它放在怀中,他也曾经问过索菲,他从前是个怎样的人,是不是同现在不大一样。

索菲算是他清醒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从前也认得自己。

不过这姑娘说话也总是小心翼翼。

清洌的酒香灌进喉管,辛辣的感觉冲上脑后,顿时让他有些清醒。

也许是巧合。

这时马路进入了红灯倒计时,池震一转头正巧看见看广场上的投屏,画面里穿着白色警服的刑警说着三年前的一起案件,他的肩上镶满了勋章,在记者招待会上显得气场十足。

也许不是巧合。

这张严肃的脸渐渐同那天在他台下紧拧眉头掐烟的脸重合起来。

原来你叫陆离。






罢辽,越搞越心塞,丢笔!虐阿离何尝不是在虐我,拥抱书本去了。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