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陆池24h/15:00】等你到白头

给大家拜个早年!

#一篇小甜饼#


一转眼到了年底,这几日桦城下雪,温度下降的很快,陆离每次回家也不忘给陆母带些暖身体的食物,老人家身体不好是常事,多少是怕冷的,该给的一样不可货缺。

陆离身为警察身体素质好,多年的训练下来对天气这事也习以为常,何况穿多了对行动不便,因此池震看见他还穿着两件套不免有些唏嘘。

池震,一个半吊子警察,既没受过专业训练身体又懒散自然怕冷,他抱着保温杯直打哆嗦,把自己裹成了一只熊猫,整个身体蜷在办公椅里,同时他还不忘把眼神落在正看案件报告的陆离身上。

他很好奇,陆离这个五讲四美的冷面警怎么可以做到处处钳制自己的呢,扳扳指头想想,这个家伙脾气比自己凶、力气比自己大、身手比自己好,现在就连冻都比自己能抗,果然桦城警局第一劳模的称号果然不是白来的。

“陆离。”

于是他伸出头来叫唤了一声,陆离没应。

“陆警官。”

陆离翻了页纸,依然不动声色。

“陆sir~”

这句唤得又甜又腻,陆离终于抬起了眸子,淡淡的看向池震。

“上班时间不许说话。”

陆sir一开口,整个办公区冰冻三尺,但池震可不管,他可打听清楚了陆sir今天没带枪,那就是一只纸老虎,爪子挠人不带疼的。

他捧着保温杯接着说,“嘿嘿,马上年底休假想去哪玩啊,要不我带带你?”

谁知陆离一口回拒,“哪也不去,和我妈过。”

池震闻言一噎,“陆sir,我发现你这个人缺少浪漫细胞,难怪连女孩子都怕你。”

然后他听见了对方冷笑了一声。

“你别笑啊,事实摆在眼前,你得看清楚,要不然这么办吧,作为同事,我很荣幸能够帮到你,正巧阿姨上次还说欢迎我再去拜访她,择日不如撞日,你看今晚怎么样?”

“说完了吗?”陆离关上案件报告,随后看向他问。

池震一脸期待的表情,丝毫不在意陆警官的冷脸,“没呢,你答应不答应?”

“你要是闲就帮我个忙。”

“嗯?什么忙?”

“闭上嘴。”

“……”

冷酷无情,池震暗自嘟囔。

陆离天生自带威慑力,他又不敢再说什么,转眼又和一边的其他同事插科打浑去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指针转向六点钟,办公区一窝蜂的嚷嚷起来,刑侦局一票人早早打算下班后聚个小餐,大多数人订个了个包厢预备决战到天明,刑侦队原先邀请了陆离和池震,前者因为家中的陆母婉拒了,后者不知怎么回事,吱吱唔唔的也说有事不能去硬是推脱掉了。

“下班啦!陆队再见。”

于是众人朝陆离打完招呼便很快走了,剩下陆离和池震两人。

陆离等人群离去后把一堆资料报告整理完毕跟着走出刑侦局,下了楼,雪下的大了,路面上是不能开车了,陆离看着天色,估算路程后决定走回家,这个时间点不算太晚,还能赶上陆母热完一圈菜。

他其实是不爱过节的,毕竟家中冷清,只单单两个人,可他母亲爱过,每逢节日会烧满满一桌子的佳肴,假装之前的一家人都在,他也就随着她。

原先他结过婚有妻儿有父母,一切安好,后来父亲被指证犯罪进了牢狱,婚姻中止,妻子女儿跟了旁人。他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除了工作就没了别的消遣。

大概没人比他还糟了吧。

陆离朝冷空气里叹了一口气,准备拐向下一个路口。

然后他就发现了身后尾随着一只跟屁虫。

是池震。

陆离愣了愣,朝藏在旮旯角里的人喊了句,“你跟着我做什么?”

“陆警官这话说的,我们不是顺路吗?”

顺哪门子的路,明明一家在桦城西区一个在桦城东区。

陆离暗自肺腑,一双黑色的眼睛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直盯着池震浑身不自在,面部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的松动。

“跟上吧。”

他轻飘飘地丢下一句。

池震立马窜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北风拂过冷的刺骨,害的池震紧紧抱着双臂,活像一只团子,池震穿的多,脚步走的缓慢,跟上陆离没走两步就开始嚷嚷。

“陆警官,等等我啊。”

陆离停下步子转身看向他,他的侧脸在周边汽车的光影下笼罩着,只是目光依旧淡漠,池震还在大口大口哈着气,白雾在纷飞的雪花中趟过一遭,让他一双眼睛都显得湿漉漉的,异常的干净。

“快点,雪要大了。”

池震一听眉毛鼻子都要拧在一块了。

“行了行了别催了,我跟上不行吗?”

结果成功获得了陆警官的一枚冷眼。

“你知道你的身体素质在整个桦城刑侦局里排行倒数吗?如果不是董局,在我手底下做事,只这一条你就不及格。”

是是是,池震波浪鼓似的点头,生怕对方给自己来个过肩摔。

“那什么,伯母还烧了好些菜呢,不好让她多等,我快点行吧,陆警官息怒啊。”

“池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陆离看着远处的路灯,静静陈述着这些年的往事,这会他手边没有烟,话吐出来的时候只觉得肺叶作痒。

“你不知道?陆子鸣、我的师父和楚刀,这些但凡在我身边过的人通常下场都不好……你说,你怎么有胆子靠近我。”

他这个人,生来运气就不大顺畅,没什么人能在他身边能待的长,陆离把自己比作一种诅咒,有他的地方便是阴霾,对于那些不可触碰的东西,他只敢远远观望。

“说完了吗,该我了吧,首先,你说的我考虑过,可是我觉得一个人的好坏不单是从身边人的评价出发,而是从他的内心,陆离,我很清楚,你就是我一直想找的那个人。”

晚间的天空昏昏暗暗,回家的路上街灯照着地面的细雪,路人行色匆匆,脚印在地面来来往往留下一条风景线。

“对了,送你一个礼物。”

陆离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到脸庞被毛绒绒的触感包围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条格子围巾,池震硬套上的。

“工作重要,也不能忘了身体,你说是吧,新年快乐啊,陆警官!”

陆离看他冻得鼻头通红,唇角不禁上扬,分明是这样冷的天,却感到了一丝暖意。看着他的眉眼,陆离忽然凑过去强吻住某个人的唇角。

池震措不及防被人揽住了肩,他一紧张手没来由的抓紧了陆离的腰,他眨眨眼,看见陆离闭着平日里好看的眼睛,微颤地睫羽压着晕黄的光线,整个人浸在白茫茫的雪花里。

好看的过分。

此时钟声敲过七点,雪也恰好大了。

陆离默不作声地松开了人,嘴角几乎快要压不住溢出的笑意。

池震被他这一系列动作惊到不敢动,反应过来这才发觉自个儿被面前的人占了便宜,满脸写着不可置信。


等到池震回过神陆离已经走的离他有几丈远了,他立即叫唤起来。

“哎哎,别走啊,这条围巾可是我抢了几天的限量版!好歹给点报销吧!”

池震后脚跟了上去,在白色地面上留下一个印记。

两人的脚印深深浅浅,细雪逐渐覆盖原有的凹陷,这条路看似没有尽头,而他们这一走,就白了头。




全文完

卡点卡到慌,生怕踩到老福特的g点!

评论(15)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