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陆池】抱我取暖

给山太太的文,爱她! @Mountain简直瑰宝,不会吹彩虹屁 呜呜呜QAQ冷圈不易,请大家多多入股!低产选手先枯为敬,不好吃不要骂我!我很怂!

关键词:禁闭室,臆想症,偏意识流。

ooc预警!!


“也许你需要这个。”

萨涡尔医生用水笔在病历单上写下一行字,“助眠药。”

陆离沉默,点头道谢。

他目前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作为警察,他实在不该犯这种错误。

“这不是你的错,是生理的本能反应。”萨涡尔显然是位和蔼亲切的医生,他看透了陆离的心思,安慰着说,“但药物治疗始终只是辅助,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自己的病情,因为你现在是我的病人。”

“还是没有办法根本治疗吗?”

“肉体和灵魂通常相连,也许你可以试试另一种方式。”

另一种方式?灵魂解脱吗?

陆离只觉得他的灵魂更加痛苦,这一年来,他觉得自己慢慢沉入了海底,安稳的睡眠成了奢侈,每场噩梦中醒来他随时能看见自己手掌间的血花,听见监狱里的哭声爆破似的划破了自己的原有的生活。

所有的情绪从热烈,狂欢走向冰裂。

他在这条正义的路上出现了困顿与迷茫,死水在他面前翻涌,妄图想让他栽跟头。

他需要救赎。


又是一场任务出警,桦城还在下着雨,陆离听着嚣张的犯人说着狂语,他手里拎着那把枪,没有犹豫直接穿破了对方的肩胛骨,从来一丝不苟的白色警服染上了血污。

陆离有些恼火,因为他又犯病了。

回到警局他立即把自己锁进了禁闭室,妄图使情绪沉淀下来。

禁闭室通常是关押犯人的地方,他把自己像个犯人一样囚禁在这里,想象着也许黑暗能让他好过一点。

陆离无力的将头抵在墙面,听着心跳声咚咚回响着。

此刻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令他忘记了除自己以外的世界。

“啪哒。”

黑夜里,他突然听见禁闭室的门锁开了,以及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是池震。

“陆离,你犯什么毛病?!一直找不到人,听说你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这个破地方,来来来我给你带了刚出锅的小馄饨,赶紧趁热吃。”

他一进屋,热腾腾的馄饨香气和葱花味扑面而来。

陆离皱了皱眉,他是不是忘了告诉这家伙自己犯病的时候不要轻易打扰的。

因为他可承担不起后果。

“哎?怎么不说话?”

对方疑惑,开始朝黑暗中自言自语起来。

“你别不作声啊,赶紧和我出去,这里乌漆嘛黑的。”

池震说了两句,终于发觉气氛的不对劲。

身后是拉紧的铁窗,所有声音全部被封存在外界,只余下一点淡淡的光线从缝隙里跑出来,这下池震终于在黑暗之中看清了陆离,也看见了他的脚步慢慢动了。

他实在是倦了。

他需要泄火。


接下来的走链接

备份1

备份2


全文完

开车苦手真的……太难了Orz溜了溜了。

评论(18)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