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齐衡X伯力】折枝赠美人

泼天狗血,期末月都不能阻止我摸鱼的脚步!呜呜呜齐衡伯力这是什么神仙cp啊啊啊 




01 

这个黄道吉日,齐公府搬进了一台台的聘礼。 


穿着铠甲的匈奴士兵进进出出,红色的绸布把整个府邸笼罩得喜气洋洋,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四处可见。 


这样的规格完全是按照汉人的习俗来的,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心思,也说明皇帝和匈奴王对这门亲事的重视。 


世人都说齐小公爷时运不济,心仪的盛家姑娘刚嫁做人妇,还未从悲痛中走出来,圣旨一下,堂堂男子竟然要去和番邦夷族和亲,也有人骂那匈奴王子饥不择食,故意折辱齐公府,果真是野蛮。 


可谁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八卦没消停,酒楼的话本子倒是添了一折又一折。 


此刻的齐公府气氛却有些阴沉,来来往往的下人个个都凝着神色,生怕惹恼了府内的主位。 


倒是和亲的主角齐衡看着一台台聘礼进了府,神色如常,甚至捧起了书集看。 


齐夫人急的眼睛通红,拿帕子抹着泪,“陛下也未免太过分了,我只你这一个儿子,他这不是要割我的心头肉吗?” 


“母亲,不必担心儿子了,儿子自有分寸。” 


齐夫人说的久了,齐衡只好将书集放下,轻声安慰道。 

瞧见他这副置身事外的样子,齐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接着又把匈奴王痛骂了一顿。 




02 

三日前的朝贡宫宴,皇帝特地邀请匈奴王及文武百官参加,齐公府也不例外。 


这次宴席朝野上下都颇为重视,从皇室里传来消息,似乎是匈奴有意和皇家结亲。 


皇帝位于高堂之上,匈奴王与其年轻的王子位于下侧贵宾座,丝竹声起,觥筹交错间匈奴王顺势举起酒杯。 


皇帝笑着回礼,而后眼神落在匈奴王身后正在啃葡萄的王子身上。 

“王子殿下样貌非凡,不知如今可有正妃?” 


匈奴此次入长安,目的无二,是想以和亲求得双方关系暂缓,只是皇室中适龄的公主太少,皇帝又不舍得自个儿的女儿去边陲之地,身旁的太监便想了个法子,齐公府功高盖主,不如就将齐国公最得意的儿子齐衡逐去匈奴,一来得以将皇位坐稳,二来也免去了公主和亲。 


皇帝一拍手,龙颜大悦,当时便同匈奴王商议此事。 


却不知匈奴王也觉得此法甚妙,只因女子与男子不同,若是女子,来日诞下了匈奴的血脉,恐怕会对伯力的继位有所影响,男子则截然不同了,大不了将那位小公爷好吃好喝的供在匈奴,反正也动摇不了匈奴皇室根基。 


皇帝和匈奴王的想法不谋而合,当即便下旨赐婚,匈奴这边也浩浩荡荡的将聘礼搬了进去。 


群臣各有心思,皆不敢妄言。 


齐国公虽有怨言,自然也不敢抗旨不遵。 



三日后,齐衡穿上红袍,拜别父母,上了马车,踏上了和亲之路。 


此后便是一路的黄沙漫漫。 




03 

到了匈奴境内,已是三月之后,齐衡挥手掀开车帘,只见四处都是旗帜,下了马车立即有匈奴打扮的士兵前来迎接。

 

接着说着汉语的仆人带他进入帐篷。 

“王妃,这是您的住处,有任何需求请告诉我,我叫哈达。” 

齐衡点点头,“你们王子呢?” 

“王子和大王还在处理事务,晚上您就能看见他了,舟车劳顿,现在让我为您更衣吧。”哈达垂着头,一副恭敬的模样。 

齐衡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不用,等你们王子回来再说吧,现在你可以退下了。” 

哈达很是听话,闻言便低顺着出了帐篷。 




04 

帐篷内烧着炭火,伯力把温好的羊奶捧在手心,对着擦拭弯刀的匈奴王说道。 


“父王,儿臣害怕。” 


匈奴王听见这话,放下了弯刀,笑道。 

“呵,你啊,现在倒知道怕了?” 

年轻的王子神色闪过一丝的纠结,“儿臣怕他还在怪我。” 


“他若是不愿意见到你,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赶来和亲了。” 


“可是父王,始终是我先欺骗的他。” 


“我的孩子,本王知道你有愧,你想弥补,这些本王统统可以不管,只要你不要为此丧失了你自己。” 


伯力点点头,他当然知道。 


匈奴王虽然很疼他,却不喜他对某件东西太过上心,因为作为上位者,一旦有了某种在乎的东西,便会变得妇人之仁,妨碍掌权。 

他自然也明白,从小到大也没给匈奴王添过什么麻烦。 


直到遇到了某个人。 


伯力一口仰尽了羊奶,砸吧砸吧嘴。 



05 

伯力站在帐篷外着急的搓着手,他整了整自己的毛领和弯刀,希望没有因为样貌的变化而吓到帐篷里的人。 

伯力捏紧了拳,天知道他拿着兵刃在战场上追杀敌人时,都没这么紧张过。 


要不……还是…… 


正当他准备落荒而逃时,帐篷里的人先出来了。 


伯力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脚步都是虚的。 


“你还要去哪儿?”齐衡一挑眉,问他。 


“我……我……” 

伯力觉得此时的相见,简直超乎了他的预料,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齐衡瞧见他这副样子,眯了眯眼道,“我是什么虎豹豺狼吗,让你这般避之不及。” 


“没有!” 



“那你躲什么?” 


“……你怎么还是这么凶,我还来不及解释呢。” 


伯力努努嘴,有些委屈道。 


齐衡冷冷看他一眼,伸手把人拽进了帐篷,一个用力丢上了毛毯。 

“你还有脸说我凶?” 


他一边说一边扒开那厚重的匈奴服饰,眼底一片通红。 


“我被一个死皮赖脸的家伙把这颗心骗去了五年,我可曾说什么了?” 

“我拼了命把人从狼群里扒出来,那人却告诉我我救错了人,头也不回就走了,你又当我是什么?” 

“好,当我选择原谅他,赶到这里来听他一个解释,他还说我凶他?” 

“你说你,还有心吗?” 

面对齐衡反复的质问伯力一时也回答不上来,明明他可以解释,可当齐衡的眼神看向自己时,情绪一瞬间排山倒海似的压倒了他。 


身上的人已经将他的外袍褪去,皮肤渐渐滚烫。 


齐衡摸着他的眉眼,差点按捺不住翻涌的情绪。 


“我恨你。” 





06 

沙漠里的黑夜总是冷的,齐衡出了帐篷,远远看着匈奴的旗帜在风中飞扬,一轮明月高高挂起。 

盈盈月色中,齐衡踏在黄沙之上,他似乎忆起了从前的点点滴滴。 


他自然是爱这个男人的,否则他也不会赶到匈奴的地方只为了见到这人。 



他摸摸唇,还留着某人的温度。 


罢了,剩下的他便一点一点讨回来好了。 




07 

众人都知伯力王子第二日起晚了,仆人津津乐道说殿下很是勇猛,果然是新婚燕尔。 


倒是齐衡起了个大早,伯力醒来前齐衡已经去见过匈奴王一番了,还顺道把要洗漱的用物一并带进了帐篷,因此伯力一醒来就见齐衡在桌边看书,丝毫不见倦色。 

伯力真的服了,这家伙可真够狠,昨晚拆了他一把老骨头,今天不仅醒得早,居然还这么神采奕奕。 

齐衡余光把某人的神色全部包揽在眼底,不禁笑了笑。 

匈奴王子又怎样,还不是他齐衡的囊中之物。 

伯力不知他心中所想,慢吞吞起身将衣饰穿好,之后问道。 

“听闻父王早上传召你了?” 

齐衡翻了一页书,“是啊,父王说了,让我贴身服侍你,但切不可让王子耽于声色。” 

“…………” 

伯力脸一红,“你又不生气了?” 


“王子以百台聘礼下聘,又给了我正妃的地位,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伯力知他又拿这话气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以前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若早告诉你我是匈奴王子,凭你的性子怎么会留我。” 

早年的齐衡,伯力是了解的,他虽待人温和有礼,但若有人借此欺瞒他,他也能立马斩断那根情丝,伯力虽然知道,却又怎么舍得? 


可伯力却不知,齐衡已不是从前的齐衡了。 

齐衡放下手中的书,声音透着淡淡的怒意。 

“你以为你在我心中连这点分量都没有吗?你那点小动作在长安的第二天我就发现了。” 


伯力垂首,自认错误,“那你还诈我……” 



“不行么?” 



“……算你狠。” 



“嗯?你叫我什么?” 



他知道自己在齐衡的手里讨不到什么便宜,便只好放下那点剩的可怜的节操了。 


“……哥哥,好哥哥。” 





【番外】 

齐衡要是早知道对方是匈奴的二王子,绝不会选择去冒这趟险。 

可一切都太晚了,据朝廷密报,匈奴皇子带领着一百人精英队伍前来城门口进行突袭,齐衡接到命令时听闻那一百来号人被逼进了城外的树林。 


据说那片林子里野狼居多,从前只见人进从不见人出。 


他一开始没有在意,后来知道伯力也进了包围圈。 


齐衡怕极了,带着火把和驱狼粉单枪匹马的闯了进去。 

然后他在狼群中见到了伯力,人已经快不行了。 


齐衡把能派上用场的全用了,好容易赶走了狼群,另一批“狼”将他团团包围。 



前来的匈奴人将刀刃举在他的脖子上,齐衡此时已奄奄一息。 


“住手!我叫你住手!”伯力朝士兵说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去挣扎。 


“殿下,可他识破了您在中原的身份。” 


“那也轮不到你来替我做主!” 


“若是大王知道了这件事会很伤心的。” 


“好,好,只要你们放了他,我就和你们走。” 


恍然间,齐衡见那人眼眶通红,向他说下诀别的话语。 

“齐衡,从此我们不要再见了。” 

接着匈奴士兵将齐衡丢进了河里,寒冬腊月里的河水让他差点丢了命。 


齐衡从梦魇中醒来,颤抖着手把匣子中的密信拿出来。 


好在他等到了。




全文完



激情搞完!over继续咸鱼,我爱草原野玫瑰!本来想搞🚗特殊时期,还是算了~~


全首页好像只有我一个不搞哭包小攻爷辽😭我搞不出来,但是我好喜欢太太们搞啊啊啊啊啊

请大家多多入股齐力,稳赚不赔!

评论(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