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罗勤耕X杨修贤】襟上花

cp:罗勤耕X杨修贤,年上,贤贤设定是被生爹收养的。

开个摇摇车,大家节日快乐啊~ 



01

今日中秋佳节,人声鼎沸,月上中天。


街巷里家家户户都挂了花灯,车水马龙间,人潮已渐渐涌上来,一派市井繁荣,四处都是吆喝声。


罗勤耕刚刚从书院下了课,挤过重重人群,看见这一副热闹景象,他不由得慢下了脚步。


“你能带我回家吗?”


忽而衣角被轻轻拽住,罗勤耕回头,却是个身量不及自己一半长短的小人儿,短手短脚的很是玲珑可人疼。


小孩穿着件破破烂烂的褂子,脸上灰扑扑的,却掩饰不了原本生的好看的面容。


罗勤耕刚想去扯开小孩抓着自己衣角的手,不想这软玉似的孩子却是有些力气的,硬是透着一股韧劲儿不松手。


“好不好?”小孩又叫了一声,奶声奶气,似是夕阳里饧化的蜜糖,尾音都带着央求的甜丝。


罗勤耕无奈,蹲下身来,一伸手,摸了摸小孩的脸。

“你是哪里来的,怎么不去找你爹娘?”

“我没有爹娘。”小孩摇摇头,小心翼翼的说,“他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罗勤耕一怔,这小团子竟然无家可归,实在可怜,想至此他不由得软下声音,“你想和我回家?”

小孩重重地点了点头。

罗勤耕轻笑,又捏了捏小孩的手,软的似玉膏,“你怎么这么信任我呢?”

孰不知那温润的一笑竟是让小孩看呆了,小孩痴痴的开了口。

“你好看。”



02

罗勤耕只好把小孩带回家。

罗家院子不大,他一个教书先生也无家眷,只能暂时和邻居借了小孩的衣服来穿着,小孩也很粘他,巴不得每时每刻都跟着。

每日他赶早去书院教书的时候,小孩就坐在门廊上抱着他的腿,死命不松手,他只好牵着他一起走。

罗勤耕本不知道小孩的大名叫什么,将他拾回来的那天晚上从他胸前的长命锁上看到了修贤二字,从此便唤他阿贤。

小孩从小就爱画画,经常从灶台下面掏出煤炭在院子的地上涂涂抹抹,每每黑了一张小脸都央求着罗勤耕帮他擦脸,直到后来罗勤耕为他寻来了洋人的油彩。

小孩还爱吃糖板栗,然而卖糖板栗的小摊离罗家远,脚程也有小两里路,罗勤耕疼他,只得书院下了课给他买,牛皮纸包裏着,热乎乎的送到他手里。

小孩知道罗勤耕疼他,从小便无的放矢,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人人都说这孩子不像罗勤耕教出来的。

罗勤耕也生过小孩的气,破天荒的头一次。小孩从小就喜欢撒开丫子到处跑,有一次竟跑到了花楼里看窑姐,他的面相又讨喜,惹了几个窑姐儿拼命给他灌花酒。

那天晚上重重的戒尺打在手心里,小孩两只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眼泪,求饶着说再也不敢了。

罗勤耕是个斯文人,气到糊涂处双肩都抖的厉害,月白的衣衫都湿透了。生气归生气,当他盯着小孩发红的手不由得心软了几分。

“切不可做轻贱之人。”

自那以后,小孩再也没有去那些地方了。

再长大了好些,小孩身形渐长,罗勤耕前段时间刚给他买的衣裳又短了一截,小孩就拎着短短的裤腿向他撒娇。

罗勤耕身子不好,一次小孩求医问药,大晚上跑了几里路硬是拖着大夫来看脉,罗勤耕看着小孩,欣慰的红了眼眶,这些年的相濡以沫,早就被两人刻进了骨子里。

小孩还经常会说,“我喜欢你,比糖板栗还喜欢。”

罗勤耕只当它是玩笑话。



03

后来的后来,小孩终于长大了,从阿贤长成了杨修贤,为什么姓杨呢,这姓是他自个取的,硬是不跟罗家姓,罗勤耕也搞不懂,犟不过便由着他了。

某天同学不知道从哪找了画本子,几个刚成年的男孩子说要去勾栏院初尝云雨。


杨修贤却忽的记得小时候被打的那几个戒尺,那是记忆里罗勤耕唯一一次动怒,他无端的竟觉得心痛。于是他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其他几个人,不过当晚,杨修贤又偷偷买了几斤花雕,把自己灌了一个糊涂。

罗勤耕看到人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罗勤耕小心将杨修贤放在床上,为他煮了醒酒汤,杨修贤半倾着身捂着肚子,罗勤耕以为他肚子痛,叹了口气给他掖好被子。

这些年他看着杨修贤个子渐渐抽长,懂了事,心下不由得生出一种难言的感觉。洪正葆要给他做媒,他总说思量思量,其实心下还是放不下杨修贤。

他想着心事,想自己下半生该不该找个人来照顾杨修贤,被子里的人却突然从后头把他压倒,满身的酒气扑打在脸上。 

杨修贤看着罗勤耕,时光似乎特别厚待他,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罗勤耕依旧如初见般,眉眼温润,恍若月光。

“抱我。”杨修贤突然说。

“阿贤,乖,别闹了。”罗勤耕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把人拉进怀里。

杨修贤觉得那拥抱实在暖和,不舍得撒手。

少年人的感情一瞬如同绽放的烈火,纯粹的燃烧着。他拥着他,忽而哽咽的说道,“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你不要不信。”

罗勤耕见他伤心只得安慰他,拍着他的后背,“好好好,我信。”

杨修贤松了手,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


“我说的是那句喜欢你。”


当时心下难忍,他急急扑了上去。



04链接




05

其实杨修贤也想过他为什么会执着罗勤耕呢,也许是他想拥有的天荒地老,那个人身上都有。

无论韶光易逝,他也只想做别在那人襟上的那一支花而已。


全文完


这对也莫名好吃啊!太太们看看我!!QAQ

评论(13)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