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蓉烤虾

男朋友化妆比你好看

【公子景X真水无香】提着情缘小公子回家

先忽略这个沙雕名字(……)公子真香搞起来!


——————

01 

“所以说,你是真不打算放我走了?” 

真水无香坐在桌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人。 

公子景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朝他施施然一笑,“然也。” 


02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真水无香挥着扇子,愤然的想。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听信对面这个家伙的假话。 

如果不是听了对面这个家伙的话,他也不会被拐到这什么奇怪的神台来,如果不到这个地方来,他也就不会被困在这里四天三夜还走不了,更可恶的是他的主人正赶上考试周压根没时间登游戏,自然也救不了他。 

明明他的初衷只是想出城找个升级材料,谁知半路遇到这么个非要把他带进神台里的家伙,骗他这里有大量升级游戏经验的材料,等他知道被耍了对方还死乞白赖的不放自己走,非得逼自己和他结成情缘。 

真水无香想他虽然是个数据,却是个有底气的数据,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么无厘头的要求。 

所以老兄你能不能行行好放我走吧,虽然你是比游戏其他的npc人物都好看,但是我是个宇直,孤男寡男也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真水无香又一次站在石桌边,不耐烦的朝公子景抱怨。

 

公子景坐在一旁瞧着对方,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还在生气?在下已经说过了,不,放。”  

被戳到痛处的真水无香翻了个白眼,忍无可忍只能憋出一句,“你有病!”  

“打个商量啊,公子,如果你肯放我出去,我这一身神装都给你。” 

他也是舍得,这副装备他的主人练了很长时间才升到这个地步,不过若为了自由,欧洲神装抛了又何如。 

也实在亏得曹光是个名副其实的氪金大佬,真水无香这一身的装备,曹光当初眼睛眨都没眨就给氪了,论等级论经验在全服里也是排的上名号的。 

真水无香满脸期待着看着对方的眼睛,只见公子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而后嫌弃的摇摇头,“在下不缺。” 

真水无香:…… 

他真的服了,这家伙怎么油盐不进呢,真水无香幽怨地看着对方,“公子你就放我走吧,我说你什么都不要,干嘛还把我困在这里,你图些什么呢?” 

公子景弯了弯嘴角,“图……与你结成情缘。” 

又是这句话。 

真水无香想,那就别怪他放大招了。 

忽而他猛然伸手出扇,横扫向对面,公子景察觉后反手一挥,两个人不合时宜的在石桌边的水面上对峙了开来。 

下一刻,真水无香没有丝毫的停顿,上前攻击对方,把技能一股脑的丢在对方身上。 

公子景足尖借力立即跃上屋檐,躲掉了所有的技能伤害,趁着空隙还顺势抛了个捆绳把真水无香绑的严严实实,动作恍若行云流水。 

真水无香委屈极了,他动了动身上的绳子,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竟然把他的技能CD全封了,他顿时焉了。 

“说也说不过,打又打不过,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公子景饶有兴趣地扬了扬眉,意思十分明显。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真水无香想都不想就知道对方下一句想说什么。 



03 

这是第四天的夜里了,真水无香还在神台里画圈圈。 

他不是没想过晚上趁着对方不在偷偷溜出去,只是神台外布满了结界,公子景警惕性更高,想逃出去的可能性比他上全服战力榜第一还小。 

被绑了一天浑身酸痛,真水无香捶着肩膀来到后院透透气。 

走了没几步,远处突兀地坐着一个人影。 

是公子景。 

水面旁的枝叶轻轻摇晃着,在他温凉的面容投下一片阴影。 

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公子景实在生的好看,说是云中仙也不过如此。 

他孤独地坐在夜里,朝水面凝望着,目光静谧而温和,他对着水面伸出手去,试图去触摸什么。 

只一瞬,那水面便消失不见了。 

他眼神有些恍惚,又不知看到了哪里。 

真水无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从他的眼底看到了寂寞,好似沉淀了万年,意外地清冷。 

果真又奇怪又难以看透。 

只见他又执起了腰间的玉笛,吹了一首断肠的曲子。 

真水无香被他吹的心烦意乱,一边想到他几日不见如隔n秋的主人,一边又想到至今没有游戏情缘的自己,不禁开了门,一脸怨念。 

“公子深夜吹什么哀乐呢?”他问。 

对方放下了手中的玉笛,一边抚平衣衫,一本正经地答道,“这不是哀乐,是相思曲。” 

真水无香一时好奇心上头,问:“哦?那你又在思念谁?” 

“你啊。”对方毫不犹豫的答道。 

他闻言一时间表情十分复杂,“……公子,你清醒一点。” 

“在下很清醒。” 

“你这么叛逆,你们家策划知道吗?” 

“我从不说骗人的话,尤其对你。” 

真水无香揉揉抽动的太阳穴,漫不经心的提道,“好啊,既然如此,你之前说的升级材料,现在就兑现了吧。” 

对方想了想,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好啊,不过你先坐近些,我再教你怎样升级。” 

本来是一句玩笑,对方却意外正经的点了点头,真水无香狐疑的眯起眼,不信任地挪了一步过去。 

“再近些。” 

他又挪了两步,不想却被对方一个用力压倒在石桌上,树影斑驳下,他听见耳边传来低低的喘息。 

“在下这就兑现。” 



04 

真水无香不想说话。 

公子景的确没骗他,他现在的游戏经验确定涨的飞快。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来升级的,何况对方下手还没轻没重的,一晚上折腾得他要命。 

他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外衣,混身酸疼的感觉传来,他忍不住暗自在心底骂了对方一万遍。 

这时公子景推门而入,见他醒来便缓缓上前,姿态从容地坐在床沿。 

真水无香一见他就咬牙切齿,“你还真是下的了口……” 

对方却意外地红了脸,“下次我会尽量轻点。” 

真水无香:“……”还有下次? 

公子景扬了扬眉。 

真水无香青筋一跳,立马翻身下床,可怜兮兮的央求道,“行了,就当我栽你手里了,现在你能放我走了吧。” 

“还不行。”公子景伸出衣袖拦住他。 

“睡都给你睡了,你还要做什么?” 

“情缘还没结。” 

“没完了是吧。” 

“这很重要。” 

“只要你放我出了这神台,都依你行了吧。”大不了他出去后给对方灌一杯忘情水,再解了这关系。 

等真水无香脑内风暴后,公子景轻飘飘的抛出一句,“忘情水对在下没有用处。” 

真水无香:“……”他忘了对方在游戏里是个npc了,忘情水对他毫无作用。 

他不得不认栽了。 



05 

情缘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的定下了。

由于长期沉迷于自家公子的美颜,真水无香屈服了,而且有这么个颜好武力高的情缘在身边,谁不羡慕。 

又一次翻云覆雨后,他撑着脑袋靠在床边,一边看向旁边的人,不解地说出某个想问很久的问题。 

“当你为什么不选其他人呢,偏偏是我。” 

公子景捏了一把对方的腰,眼神飘远,那是他刚来这里时,经年初遇,却不经意间瞧见一个靠在树荫下贪睡的懒虫,而这一不经意,从此变成了心事,那个人也入了眼,入了心。 

“谁知道呢。” 

真水无香看着他,然后凑近:“原来你惦记着我这么久啊。” 

公子景笑而不答,突然转过身,抚着脖子吻上他的唇。 

当下两道身影交织,暗香浮动,双方情意难以自持,公子景执起对方的手,反复撕磨,眼底是掩不住的情意,接而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清风一过,云雾也遮掩不住般,浓情蜜意在温柔乡里又走过一遭。 



全文完 

考试周回来的光光:???什么情况

评论(6)

热度(269)